第两百八十章 惺惺相惜

作品:《草芥江湖

    路上,有李印强拉着钱富民往前走,薛升平便松了手。

    薛升平看了看众人,问道:“这里似乎还有我未见过的人,敢问这二位是?”

    沈风淡然道:“这位,是胡风雪,这位,是文若冰。”

    薛升平吐脚步,惊讶的张开了嘴巴,“什么?胡风雪和文若冰?”

    杨千秋也吐脚步,笑道:“至于这么大惊小怪的吗?”

    其余人也纷纷驻足。

    薛升平这才重新提脚往前走。

    一行人重新往六王爷府而去。

    薛升平却依旧惊讶,说个不停,“胡风雪,传说中跟沈风一样神出鬼没的杀手啊!传闻他向来独来独往,怎么会来投靠六王爷呢?还有,文若冰也是,传闻文若冰不知杀了多少男人,把她放在六王爷府里,我们的命可就握了啊!”

    众人几乎同一时间退下来。

    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薛升平身上。

    其中,胡风雪和文若冰眼神犀利,杀气涌现。

    杨千秋笑道:“薛兄啊!你怕是忘了他们两个还在吧?”

    文若冰冷冷的说道:“你是叫薛升平对吧?”

    薛升平一愣,“对啊!怎么了?”

    文若冰冷声说道:“你叫升平,但你想升天吗?我可以成全你!”

    薛升平顿时冒出了冷汗,据柳无师所说,文若冰的武功只比沈风低了那么一点点,而自己却能感觉到自己和沈风得差距◆是文若冰真要对自己下手,自己不就握了吗?

    沈风苦笑道:“薛兄也是想到什么说什么,直肠子,你们就别见怪了啊!”

    文若冰白了薛升平一眼,冷哼一声,望向了别处。

    胡风雪则叹了一口气,“薛兄啊,你说的话很找死啊!我还好,关键是把文若冰说的跟什么似的,她能不跟你急吗?”

    薛升平一愣,随即反应过来,连忙道歉,“对不起,我错了。”

    沈风笑道:“你不是神棍吗?神棍最会溜须拍马了,你怎么一点也不会啊?”

    薛升平叫道:“我叫神仙棍,不是神棍啊!”

    其他人看着他,就像看着一个神棍似的,眼神里都是嫌弃。

    杨千秋笑道:“走了走了,别理神棍得了。”

    薛升平有气无力的强调了一遍,“我是神仙棍啊!”

    却并没有人理会他。

    其余人纷纷朝六王爷府走去。

    薛升平深深叹了一口气,随即追上了众人的步伐。

    薛升平边走边说道:“随便你们怎么说吧!我已经自暴自弃了。”

    李印看了一眼有气无力的薛升平,顿时笑了起来,“谁让你一连得罪两个人的?”

    薛升平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闭嘴不言。

    众人进入六王爷府,华护连忙上前,说道:“各位,六王爷方才有令,有伤的都去找宁仲景医治,其余人在花园内就座吧!”

    众人面面相觑。

    杨千秋率先走出,说道:“我是个二次受伤的人,是得又去疗伤了∧若冰,你去吗?”

    众人之中,只有文若冰身上有伤,那是被野兽抓伤的。

    文若冰看了看自身,说道:“这么点小伤,不碍事的∫自己能解决°先去吧!”

    杨千秋微微一笑,“那我先走一步了≤了伤就得医治,这是没办法的。”

    沈风苦笑不已,十多年了,这个杨千秋依旧如往郴样啊!

    杨千秋对华护说道:“宁神医在哪?”

    华护看了一眼杨千秋,说道:“跟我来吧!”

    杨千秋扭头对沈风等人说道:“等我包扎好伤口,再来找你们叙叙旧。”

    沈风苦笑摇头。

    其余人皆是哭笑不得。

    薛升平拉着钱富民说道:“我先把他给安置了。”

    说完,薛升平拉着钱富民就往另一侧走去。

    李印看了看其他人,却跟上了薛升平的脚步。

    事沈风、文若冰以及胡风雪三人面面相觑。

    沈风提议道:“我们去看看林飞杭的伤势情况吧!还有东方尚,也不知他醒过来没有?”

    胡风雪和文若冰都点了点头。

    三人迅速朝着杨千秋和华护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

    一个小房间里。

    林飞杭趴在床上,人事不省。

    之前,宁仲景就拔出了插入林飞杭体内的飞刀,此刻正在为其包扎。好在飞刀上并未涂上毒药,只要休息一段时间,便会痊愈。

    孟星薇呆呆的站在一旁。

    望着趴在床上的林飞杭,她心中很是不忍,林飞杭正是为了救她,才会中了飞刀。

    虽然她对林飞杭并无好感,但见到林飞杭为了救自己而身受重伤,她也深感内疚。

    一旁的六王爷神情凝重,却对林飞杭没有印象,便问孟星薇,“孟星薇,你知道他是谁吗?为何他会突然出现相救于我们?我是不是好像在哪见过他?”

    孟星薇深感无奈,解释道:“他叫林飞杭,绰号擒龙九节鞭∪前比武大会之时赢了我。”

    “是他?”六王爷大惊。

    但同时,六王爷也深感奇怪,“但他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呢?”

    孟星薇想起林飞杭舍身搭救自己的一幕,心里明白林飞杭似乎对自己有好感。

    此刻六王爷有此一问,倒让孟星薇脸微微一红,不知如何回答。

    正在此时,杨千秋跟着华护走进了房间。

    华护朝六王爷作揖,说道:“王爷,杨千秋来了。”

    六王爷望向杨千秋,却见他腰间有一道伤口,虽然早已止血,但还是让人不忍直视。

    六王爷连忙说道:“杨兄先休息一下,宁神医正在为林飞杭包扎。”

    杨千秋看了看趴在床上的林飞杭,问道:“他没事吧?”

    六王爷神情凝重,叹道:“虽然无生命握,但伤势也比较重,需要静养一段时间。”

    杨千秋坐在桌边,叹道:“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六王爷眉头紧皱,“高如斯一定察觉到了什么,所以才会着急对我下手〔不知其他人现在怎么样了。”

    杨千秋叹了一口气,他向来讨厌勾心斗角,所以也懒得去想这些事。

    在他看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是最简单的。

    虽然他也知道并非所有事能简单的解决。

    另一侧。

    文若冰走得慢,走在最后。

    沈风则在前面带路。

    胡风雪快走几步,赶上沈风,笑着小声对沈风说道:“你们两个,在一起了吗?”

    沈风一愣,“什么意思?”

    胡风雪笑道:“别以为我不知道,当初你昏死过去的时候,文若冰还特意在暗中保护你呢!”

    沈风心中一动,扭头望向了文若冰。

    文若冰却是一愣。

    四目相对。

    沈风赶紧移开了视线,对胡风雪说道:“我的事,不足挂齿。倒是你,怎么会投奔六王爷呢?”

    胡风雪淡然一笑,“你说得对∫也想清楚了,人这辈子,最重要的是选择。当杀手,是最无奈的选择】日里提心吊胆也就算了,昼伏夜出,每天都休息不好☆重要的是,完成了一个任务,当时会觉得圆满,可是之后,心里却产生了更大的空虚♀是一种很迷茫的感觉。不停地杀人,到头来,除了钱,还能得到什么?有了钱,又意味着什么?当你将钱看的太重的时候,你会发现,其实你不经意间已经失去了很多∫能感觉到,我失去的东西,比得到的更多。”

    沈风默然不语,胡风雪所说的,他自己也想过。

    因此,他隐姓埋名十几年,除了是因为宁玉儿的事以外,也是对人生产生了迷惘。

    那种失去比得到更多的人生,让沈风觉得无趣。

    胡风雪叹道:“我想,我能明白你为什么会投靠六王爷了♀里,最起码不用背着良心债”手,说到底也只是夜里跑出来的耗子而已,总有一天会被猫捉到并且扑杀。”

    沈风默然,他能感觉到,胡风雪此刻的想法,像极了当初自己的想法。

    当然,那时候他更多的是对宁玉儿的愧疚。

    无论多高的武功,都保护不了自己心爱的人。

    那要这武功有何用?

    甚至,宁玉儿是死在他自己的手里,他的武功,不仅伤害了别人,也伤害到了自己身边的人。

    沈风本想一死了之,但见到东方义母子即使再艰难也要活下去的时候,他这才打消了寻死的念头。

    忽然想起死去的东方义,沈风深感悲痛,便不再说话。

    胡风雪见沈风神情呆滞,猜想他一定回想起了从前。

    沈风的事,胡风雪听过无数次。

    此刻,胡风雪有些理解沈风了。

    这是同为杀手的理解,这么多年来,胡风雪除了武功有所精进,利用武功赚了一些钱以外,他什么也没有得到。

    钱,并不能买来一切。

    沈风亦是如此,甚至,他还失去了很多。

    或许,这就是沈风为何会跟柳无师投奔六王爷的原因吧?

    胡风雪叹了一口气,沈风这个传闻中的冷血杀手,其实,他心里也是渴望着亲情、友情甚至于爱情的吧?

    </br>

    </br></>请记住小说草芥江湖 最新章节 第两百八十章 惺惺相惜网址:https://xamurais.com/21/21109/135453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