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四章 广寒仙子文若冰

作品:《草芥江湖

    文若冰喝完酒,便起身将剑绑于身旁,去找酒楼老板结账。

    酒楼老板笑了起来,“姑娘,您不用结账了。刚刚那幅画,就值上百两银子呢!”

    文若冰醉眼微醺,朝酒楼老板抱拳行礼,“如此,多谢了!”

    文若冰踏出酒楼,却一时失去了方向。

    如今时辰尚早,花中君子还没有那么快出现,必须要找个地方歇脚才行。

    文若冰转身又走进了酒楼,对酒楼老板说道:“我在这,歇息一会,可以吧?”

    酒楼老板笑脸相迎,“当然可以。”

    文若冰走到一处空桌旁,便趴在桌子上歇息。

    片刻之后,街上忽然变得热闹起来。

    “李仙!”

    “是李仙!”

    “诗狂李仙!”

    “李公子!”

    ……

    其中,几乎全是女人的尖叫声。

    许多二楼的窗子也打开了。

    不少女子望向了街上被前呼后拥的一名美男子。

    “真的是李仙!”

    “李仙!看这里!”

    “李公子!”

    ……

    原本正睡得好好的文若冰,顿时被吵醒。

    文若冰望向门口,却见酒楼老板和一众伙计也再门口观望。

    文若冰问道:“谁在外面吵吵闹闹的?”

    然而,外面呼叫“李仙”的声音却盖过了她的声音。

    文若冰无奈,只好走到酒楼老板身旁,再次问道:“什么情况?”

    酒楼老板姓李,早已年过五旬。

    李老板听文若冰问起,便解释道:“诗狂李仙,原本是是原州人士,几年前来到这里后,便开始声名鹊起←的一幅画,值上百两银子,他的一幅字,更是值好几百两银子。而更为人称道的是,他锦也算一流,人也长得俊俏,因此便吸引了众多女子的目光。”

    “哦!”文若冰又问道:“他们应该很快便会离去吧?”

    李老板说道:“应该是,李仙通城去凉亭和其他文人吟诗作画,因此不会在此久留。”

    文若冰随即坐回原位,趴在桌上继续睡觉。

    街道上,一名极为俊俏的男子,左手提着剑,右手拿着酒瓶,在众人簇拥之下,昂着头往远处走去。

    此人,便是诗狂李仙。

    而一旁有几人是他的护卫。

    正因如此,他才得以行进。

    对于这些尖叫的女子,李仙嗤之以鼻,暗自感叹,世间女子,不过如此。

    虽然那些女子高呼着“李仙”的名字,虽然很想靠近李仙,却都被李仙的护卫拦了下来。

    李仙一边喝着酒,一边走向了远处。

    整条街道,顿时又冷清了下来。

    趴在桌子上的文若冰叹了一口气,总算是安静下来了。

    随即她也觉得不可思议,一个臭男人,却令这么多女子放下矜持,什么世道啊?

    ——

    当晚。

    文若冰换上夜行衣,趴在屋顶,耐心等待着花中君子的到来。

    只要花中君子现身,她便可以出手将其击毙,解救被掳走的女子。

    今晚,月明星稀。

    一更天时分,街道上冷冷清清,商铺大多都已关门歇业,只有捕快还在来回巡逻,只有打更人还在播报着时间。

    二更天时分,街道上几乎见不到人,只有猫猫狗狗以及一些老鼠窜来窜去。

    三更天时分,文若冰早已昏昏欲睡,但花中君子却还没有现身。

    文若冰不敢歇息,因为她的一旦松懈下来,花中君子就会得逞。

    然而,一直到天亮,花中君子还是没有现身。

    而此时,许多做早点的地方已经开始营业。

    文若冰眉头一皱,花中君子为何没有现身?

    从卯时到辰时,街道上一切如常,各个地方也没有异抽况出现。

    文若冰忽然想到了一点,这个花中君子三番两次来福贺掳人,却都没有被抓住,而且,第一次掳人事件发生以后,各家应该都已做好了防备,不会再有女子半夜三更在外闲逛〔就是说,花中君子很有可能是直接进屋把人掳走的。

    从另一方面来说,花中君子对这里,对整个福贺都了如指掌。

    而她带着剑,又与福贺县令唐贾在街道上相谈,很有可能自己来到福贺的消息被花中君子知晓,因此,昨晚花中君子便没有行动。

    换句话来说,这个花中君子,也很有可能就是福贺的人,所以才对福贺的情况了如指掌。

    文若冰打定主意,便回到了自己租住的客栈,换上了平时所穿的衣服。

    文若冰下楼去买了几个包子,便走向了县衙。

    守县衙的人见是文若冰,迅速通知到了里面的县令唐贾。

    唐贾走出县衙,朝文若冰抱拳行礼,“姑娘,昨夜可曾抓到花中君子?”

    文若冰怒道:“好你个唐贾,哪有什么花中君子?守了一晚都没异常。本姑娘不想在这浪费时间了∝意前来告辞!”

    唐贾急了起来,“姑娘,你听我说,那花中君子确实在本县胡作非为,还请姑娘暂留几日,花中君子一定会按捺不住的。”

    文若冰一声冷哼,“本姑娘还有要事在身,恕不奉陪!”

    说完,文若冰转身即走。

    唐贾连忙追了上去,“姑娘,你听我说……”

    还不等他说完,文若冰便把广寒剑架在了他的脖子上,“再多说一句,我要你的脑袋!”

    身后的衙役顿时纷纷拔刀,将文若冰围了起来。

    “放开唐大人!”

    文若冰淡然道:“我去意已决,你们若敢拦我,我连你们一起杀了。”

    说完,文若冰杀气陡然一盛。

    唐贾无奈,摆了摆手,“让她离去吧!帮不帮我们,是她的选择∫们无权干涉』是苦了其他的姑娘了,那些被杀的姑娘,更是死不瞑目啊!”

    文若冰装作没有听到唐贾的话,收诫鞘,便向外走去。

    那些衙役不敢阻拦,只好任由其离去。

    唐贾望着文若冰的背影,却是深深叹了一口气,莫非真没人帮得了那些姑娘了吗?花中君子,就真的可以逍遥法外?

    时至今日,唐贾也深感无奈,只好吩咐衙役们夜晚加紧巡逻,不要放过任何可疑的人。

    角落里,一人嘴角露出了一些邪笑。

    他早就听说过文若冰的事情,有文若冰在,他自然不敢这么猖狂。

    但如今,文若冰已走,自己能做什么,没有人可以阻拦了。

    当晚。

    丑时。

    一个黑衣人忽然出现在屋顶。

    那人似乎对福贺极为熟悉,他左右观望了一下,迅速来到林员外家屋顶,翻开了一块瓦片。

    林员外家有一侄女,一天前来到林员外家游玩。

    那小姑娘,长得真是天香国色,美艳绝伦。

    第一次见到她,他便决定要对其下手。

    但碍于文若冰在此,他不方便行动。

    如今文若冰已不在,整个福贺,没人是他的对手。

    那人朝屋内放了一把迷烟。

    片刻之后,那人从窗户进入到了房间之中,随后,又从窗户跃出,直奔城外。

    “什么人?”

    两名衙役发现了不对劲,纷纷拔刀,冲向那黑衣蒙面人。

    那人随即纵身一跃,跃上了屋顶,迅速奔向城外。

    忽然,文若冰从一旁杀出,一奖刺向那黑衣蒙面人。

    黑衣蒙面人猝不及防,被文若冰用紧掉了面罩。

    赫然竟是那个酒楼里的伙计!

    那伙计平日里看起来毫不起眼,没想到却是采花大盗花中君子!

    文若冰淡然道:“你是酒楼内的伙计,为何要当采花贼?”

    那伙计大惊失色,“文若冰?你不是离开了吗?”

    文若冰冷笑道:“我不离开,你怎会现身?”

    花中君子顿时明白过来,原来,文若冰只是故意装作离开,实则在暗中观察。

    花中君子放下背着的女子,拿刀抵在那女子咽喉处,威胁道:“放下你手里的剑,否则,我杀了她!”

    文若冰眉头一皱,“我放你离开可以,但我不会放下手里的剑°若真想杀她,那就杀了吧!反正你也死定了◆你还想活着离开,我可以不管你,你带着她离开吧!”

    说完,文若冰收诫鞘。

    花中君子知道自己不是文若冰的对手,真要动起手来,自己绝对会死!

    花中君子犹豫良久,手中的刀却还是架在那林家侄女的脖子处,“你离开,我可以堡她不杀她!”

    “好!”

    说完,文若冰一跃而下。

    花中君子一愣,随即带着林家侄女迅速跃向城外。

    街道上,两名捕快持刀指向文若冰。

    其中一人说道:“为何纵容他离开?”

    文若冰淡然一笑,“跑不了的。”

    文若冰不再理会那二人,追了上去。

    花中君子跑了好远,环顾四周,发现没人之后,迅速将林家侄女放在地上,随即去脱她的衣服。

    也就是在这一刻,一把剑刺穿了他的胸膛。

    花中君子望着贯胸而出的剑尖,惊愕万分,“为什么?”

    花中君子背后,文若冰淡然道:“你的轻功太差※以我才会放你离开。懂了吗?”

    文若冰拔出剑来,一脚将垂死的花中君子踢向了一旁。

    随后,文若冰在花中君子左胸处又补了一剑。

    在确认花中君子已死之后,文若冰在他尸体上将自己的剑擦拭得一干二净,这才背上林家侄女,回到了福贺。

    文若冰刚带着昏迷不醒的林家侄女赶到福贺城门口,便见到了众多的衙役。

    唐贾也在其中。

    双方相遇,文若冰便将林家那侄女放在了地上,淡然道:“花中君子已死,尸体在郊外,被掳走的人也完好无损的带了回来。”

    唐贾随即大喜,冲文若冰抱拳行礼,“多谢姑娘出手相助!到如今还不知姑娘芳名呢!”

    文若冰一愣,看了看自己的广寒剑,叹道:“叫我广寒吧!”

    唐贾命令一部分衙役将林家侄女带回县衙,又对文若冰说道:“广寒姑娘,可否领我等去见见花中君子的尸首?”

    文若冰淡然道:“没问题,跟我来。”

    唐贾带着事的衙役、捕快随着文若冰找到了花中君子的尸体。

    在见到花中君子的真面目之后,唐贾大惊失色,“这不是纲酒楼的伙计吗?”

    文若冰淡然道:“我早猜出来是福贺的人了,不然不会对福贺那么熟悉,更不会知道我落脚在福贺◎此,我才会离开,引这个花中君子上钩。”

    唐贾朝文若冰抱拳行礼,“惭愧,惭愧啊!花中君子居然是他,真是想不到啊!多谢广寒姑娘出手相助。不知广寒姑娘可否在福贺暂且住下?明日,我代表整个福贺,宴请广寒姑娘。”

    文若冰思来想去,觉得夜深露重,便跟着唐贾等人回到了福贺。

    翌日。

    一大早,花中君子伏法的消息,便传遍了整个福贺。

    而传闻诛杀花中君子的人,乃是一名名叫广寒的女侠。

    唐贾原本准备宴请文若冰,但文若冰却执意离去,不愿受邀参加宴席。

    唐贾也不好强人所难,便吩咐师爷取出三百两银子交给了文若冰。

    文若冰随即离开。

    一路上,不少人都注意到了文若冰。

    整个福贺,也只有她,佩戴着宝剑。

    自然,大家都知道,她就是杀了花中君子,救下林家侄女的女侠。

    一时间,不少人围了过来。

    “多谢女侠!”

    “女侠好武功!”

    眼见人越来越多,向来喜欢清净的文若冰顿时皱起了眉头。

    王盛也在围观的人群之中。

    他得知是这个文若冰救了林家侄女并杀了花中君子之后,对其刮目相看。

    文若冰脚尖点地,却是从人群中拔地而起,跃上了屋顶。

    文若冰望着街上的人,淡然道:“我并非什么女侠,只是不想再发生悲剧了而已。花中君子已被杀,各位不必再提心吊胆了。”

    王盛望着站在屋顶的文若冰,眼神中泛起了别样的光彩。

    多么美丽的身影!

    王盛此时却暗自感叹,为何如此行侠仗义之人,却被人叫做女魔头呢?

    文若冰不顾旁人的视线,纵身跃向了远处。

    从此,福贺多了一个广寒仙子的传说。

    </br>

    </br></>请记住小说草芥江湖 最新章节 第两百六十四章 广寒仙子文若冰网址:https://xamurais.com/21/21109/135453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