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 六王爷安鼎

作品:《草芥江湖

    京城芜都,位于中州偏北的方向。

    六王爷府,却不在芜都,而在离芜都不足十里地的燕业镇。

    燕业镇,也是一个大镇。

    在六王爷的治理下,燕业镇百姓个个安居乐业,因此,在燕业镇百姓心目中,六王爷就是他们的天!

    六王爷本是受封于此,便在此长,即使京城内事务繁多,皇上建议其搬入京城,六王爷也不想离开。

    六王爷是个念旧的人,他在燕业镇待了二十多年,不想搬到另一个地方去,一是需要舟车劳顿,二是燕业镇他早已习惯。

    几天前,神医宁仲景便来到了六王爷府。

    而六王爷结发妻子的病一直困扰着六王爷,宁仲景来后,不出几天,便看好了她的病。

    六王爷对宁仲景极为看重,也赏了不少金银财宝给宁仲景。

    但宁仲景只接受了部分钱财,反而跟六王爷告辞,用他的话说,就是“钱财固然重要,但我还是想自由自在的游历人世间。况且,寻常百姓也需要医治,故不能一直待在六王爷府。”

    六王爷没有为难他,只是和他约定好,万一六王爷府再有病情,还是得请宁仲景回来。

    两人约定好之后,宁仲景便离开了六王爷府,在外游荡。

    而六王爷也请人暗中保护宁仲景,一来是的宁仲景的安危,二来一旦六王爷府出现病情可以第一时间找到宁仲景。

    宁仲景拿了银子离开六王爷府,整个人潇洒自在了许多。

    但由于和六王爷有约,宁仲景也没有离开中州,只是在中州附近,继续过着闲云野鹤的日子。

    六王爷府。

    六王爷陪着其结发妻子张氏在花园里赏花,一人迅速跑到六王爷身前半跪下来,“禀告六王爷,据最新消息,沈风、柳无师还有另外一人已和关将军碰面,现正往此处赶来。”

    六王爷大喜过望,顿时眉开眼笑,“真的?”

    张氏见六王爷眉开眼笑,也跟着笑了起来,“恭喜王爷!总算是有好消息了!”

    六王爷笑道:“不,是又有好消息了!前些日子,你病情好转,便是喜事一件,如今,可谓是双喜临门啊!”

    六王爷安鼎,一直以来和高如斯相斗,两人本是旗鼓相当,但高如斯背后有皇上撑腰,因此六王爷被高如斯弄得焦头烂额,跟六王爷有关的负责镇守边关的四大将军,被贬了三个。而高如斯更是唆使皇上举行比武大会。高如斯步步紧逼,六王爷却越发式微♀个比武大会,更是高如斯刺探六王爷府中虚实的一种办法而已。

    皇上偏听偏信,也令安鼎极为恼怒。

    但好在,皇上偶尔还是会听安鼎的建议,这也让安鼎觉得,皇上到底尚且年幼,缺少一个能辅国的人。

    只要除掉高如斯这个奸臣,将高如斯党羽一一铲除,大安国就一定会重新回到正轨上来。

    原本六王爷心中焦虑比武大会的事情,但曾经几乎无人能敌的沈风已快要来到,他的心情,自然极好。

    要想破掉高如斯可能在比武大会设的局,就需要一个绝世高手打破高如斯的计划!

    而沈风,无疑是最好的人选!

    六王爷心情大好,深深吸了一口气,有种柳暗花明的感觉。

    但他忽然想起来人所说的话,奇怪的问道:“你刚才说,沈风、柳无师,还有另外一人?那人是谁?”

    来人毕恭毕敬的说道:“据探子来报,说是一个光头和尚。”

    六王爷眉头一皱,“光头和尚?”

    六王爷想起一事,喃喃自语,“几天前柳无师上报,沈风被济国寺抓走,如今又有个和尚与他们一起—非,是济国寺的高人?”

    想到此处,六王爷顿时更为欣喜,“如此甚好,如今人才紧缺,还有高手相助,自然再好不过了!”

    六王爷望向了还半跪在地的人,咳嗽了一声,正色问道:“他们现在到了哪里?大约何时能到达这里?”

    “启禀王爷,按照路程来推断,天黑之后,他们即可赶到这里。”

    六王爷暗自斟酌起来,此刻距离天黑尚不足一个时辰〔就是说,还有一个时辰左右,沈风等人便会到达这里。

    想到这里,六王爷吩咐下去,“来人,先去准备酒菜,等沈风他们到来,我亲自为他们接风洗尘。”

    来人半跪在地,犹豫了片刻,说道:“王爷,属下不知这沈风究竟有何本事,虽然听闻其武功深不可测,但要王爷亲自为他接风洗尘,未免太给他面子了吧?而与之对应的是,我们六王爷府的面子,置于何地?”

    六王爷眉头一皱,训斥道:“安武,话不可乱说!我们六王爷府,也只是这芸芸众生之中的一个而已。何为面子?我们六王爷府不见得比谁高贵多少!难道什么事都要流连于表面吗?况且,如今多事之秋,人才难得。况且,到底是面子重要还是对付高如斯重要?古人有言,千金易得,人才难求』要是同道中人,定当要以礼相待℃子,有时候是最为伤人的武器!”

    “多谢王爷提醒,属下知错!”

    六王爷眉头一松,挥了挥手,“去准备吧!”

    “是!”

    安武刚起身准备离开,却又听六王爷说道:“对了,多备几坛好酒,听柳无师说,这个沈风也好酒。怪不得他们能成为朋友啊!”

    “是!”

    安武领命退下。

    张氏望着离去的安武,眼神暗淡下来,“若我们的儿子没有夭折的话,只怕也和他一般大了吧?”

    六王爷心中一惊,随即皱眉道:“如今喜事临门,夫人何必再说起这种话来扫了雅兴?”

    六王爷膝下无子,即使娶了三个小妾,依旧没有一儿半女。

    只是十多年前,张氏曾经为他生下了一个儿子。

    六王爷自此将唯一的宝贝儿子看的极重,基本上是捧在手心里的。

    可他那唯一的儿子,本就体弱多病,却又顽劣不堪。

    八年前,大冬天的一天晚上,天上下着雪,外面极为寒冷。

    张氏嘱咐自己的孩子不要乱跑,可孩子却根本不听话,摆脱了张氏的掌控,更是躲过一个又一个下人,准备跑到外面去堆雪人,结果在追逐过程中,脚下一滑,失足跌进了池塘里。

    前前后后,一共二十多人下去施救,只有一人侥幸将孩子救了起来,其余人,都当了陪葬。

    可是,那孩子早已断气。

    将孩子救起来的那个人,也因此丧命。

    那时六王爷正在朝廷里处理公事,等他收到消息,却只见到了自己儿子的尸体。

    自此后,张氏便一直有病在身,而六王爷也犯了心病。

    到如今,六王爷早已看开,但张氏却一直耿耿于怀。

    张氏叹了一口气,神情黯然。

    六王爷叹了一口气,只好安慰道:“夫人,别哭了∠天注定我膝下无子,这都是命!看开一点吧!再说,当年我们那个儿子太过顽皮,甚至因此害了二十几条人命◆他还活着,不一定能好到哪去!万一活成了高如斯那样,那我们岂不是活受罪?要怪的话,也只能怪我们那个儿子前世作孽太多,今生只能活到那个份上。”

    张氏望向远处,眼神迷离起来,“王爷,说到底,是我对不起你啊!”

    六王爷眉头一皱,“我都说了,别自怨自艾。过去的事都过去了。当年要不是你,我早就死了※以,没有你对不起我,只有我对不起你!是我没有照顾好你,让你染病在身!”

    张氏心中感动,“王爷……”

    六王爷忽然苦笑道:“你能不能别用这种语气?这语气,好像要生离死别了似的。”

    张氏嗔怪道:“王爷!不许你说这么不吉利的话!”

    六王爷笑了起来,“所以啊,活着本身,就是个奇迹!什么事,过去了就过去了。毕竟,我们是活在如今这个时候的,而不是沉湎于过去。”

    </br>

    </br></>请记住小说草芥江湖 最新章节 第一百七十五章 六王爷安鼎网址:https://xamurais.com/21/21109/135448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