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错将钟离当沈风

作品:《草芥江湖

    钟离听到他们的窃窃私语,眉头一皱,望向了那几个人,“我并非沈风,你们可别妖言惑众。”

    原先那个人高马大的男子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沈风?早知道他是沈风,给自己十个胆子也不敢招惹啊!毕竟,沈风不久前才将龙御派青龙长老龙棠击毙→棠的武功,天下皆知。就连龙棠都被沈风杀了,自己这点微末武功,又怎是沈风的对手?

    其余几人不敢再妄议,顿时闭上了嘴巴。

    而酒楼老板望着钟离,却是神情严峻,如果说他是沈风,那说明沈风已经混进了城♀也能解释为何这么多人却还搞不定他了。

    酒楼老板悄悄招来另外一名伙计,在他耳边低声嘱咐了几句。

    伙计看了钟离和宁香一眼,悄悄进了里面。

    随后,那名伙计打开后门,悄悄溜了出去。

    伙计四处观望了一下,顺着一条路疾行,随后右拐,来到了文森县县衙门前。

    伙计对守门人说道:“文云酒楼掌柜的萧一森有要事禀告申县令。”

    守门人迅速放行。

    伙计进入县衙之后,快步跑进了里面,见到申有明便立刻下跪抱拳,“禀县令,文云酒楼现已发现沈风的踪迹。”

    高坐上方的申有明,留着八字胡,形容枯槁,听闻禀报,顿时一惊站起,“什么?沈风?”

    申有明眉头紧皱,离开座位,走向那名伙计,问道:“消息是真是假?沈风当真出现在了文森县?他现在在哪?”

    伙计低头道:“启禀申大人,沈风目前和一女子,正在文云酒楼∑柜的萧一森正在与其周旋←大人速速前去,将其捉拿归案!”

    申有明深感奇怪,“传闻沈风向来独来独往,为何身边会带一女子?你是如何得知他是沈风的?”

    伙计道:“禀大人,酒楼内其他客人看上了那人身边的女子,意欲轻薄于她,却被那人一招制服∏人所使出的诡异身法,经一旁的江湖中人确认,和沈风所使的诡异身法一幕样。而且,来人也配有宝剑—了以防万一,萧一森这才派属下前来禀报。”

    申有明摆了摆手,“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记住,千万不要惊动他们!”

    “是!”

    伙计迅速按原路返回。

    片刻之前,沈风跃上屋顶,在屋顶上疾走,寻找文森县的县衙。

    但文森县之大,却超乎了沈风的想象。

    而就在这时,沈风忽然发现一人急匆匆赶回酒楼。

    沈风心中起疑,此人方才去往何地?

    沈风迅速落在地面,点了那伙计的穴道,同时掐住了那伙计的咽喉,“说,你鬼鬼祟祟的去了哪里?”

    伙计大惊失色,“你,你是谁?”

    沈风皱眉道:“我问你话,老实回答我,否则,当心你小命不保!”

    伙计眼珠一转,“我刚刚去了趟茅厕。”

    沈风冷笑了起来,“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

    沈风左手一指指在伙计身上。

    看似平平无奇的一指,实则沈风已用上了内力。

    刚猛有力的三十六指法,足以伤人乃至于杀人。

    伙计剧痛,险些叫出声来。

    沈风加大了手里的力道,伙计呼吸不畅,自然也难以发声。

    沈风随即松了松手,“说!”

    伙计只好老实交代,“我刚刚是去县衙通知申大人,沈风来了文森县。”

    沈风一惊,“你如何知道沈风来了文森县?”

    “他正在文云酒楼呢!一出手便将其他人给制住了。”

    沈风感觉有些莫名其妙,自己明明在这里,如何又到了酒楼里?

    “文森县县衙在哪里?”

    伙计说道:“这条路一直走,第三个路口右拐便可见到。”

    沈风一把打晕那名伙计,随即来到文云酒楼斜前方。

    这时,他发现了钟离的马车。

    沈风顿时明白了过来,原来,他们是将钟离当成了自己!

    沈风再次跃上屋顶,朝县衙急奔而去。

    一群官兵正在街上急速前行,沈风迅速躲了起来。

    沈风眉头一皱,却也找准了方向,继续朝着相反的方向掠了过去。

    沈风见到县衙,一路绕到县衙后方,跃上了墙头。

    大多数官兵都去了文云酒楼,只有少部分留在县衙内。

    沈风落地后,迅速藏了起来。

    文云酒楼。

    钟离和宁香正在吃饭。

    忽然,一队官兵冲进酒楼,并将他们围了起来。

    钟离眉头一皱,甚为不解,“各位,为何如此?”

    为首的人踏前一步,“沈风老贼,今日你休想逃走!”

    钟离目瞪口呆,原来,他们还是将自己当成了沈风。

    钟离苦笑道:“在下并非沈风,你们认错人了。”

    为首之人拔洁向,却没有立刻动手。

    传闻沈风武功深不可测,若第一个冲上前去,难免遭殃。

    为首之人吩咐道:“给我把他给抓起来!”

    其余人迅速动手,持刀攻向钟离。

    钟离一脚将桌子踹向官兵,同时将宁香拉了过来护于身后。

    见官兵们依旧不依不饶要来找麻烦,钟离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反而魅影步使出,片刻间就将酒楼内的众人纷纷点了穴道。

    酒楼内官兵纷纷被制住,酒楼外的官兵纷纷抱怨了起来。

    “怎么不上了?不上也让个道啊!”

    “不要让沈风跑了!”

    钟离白了众人一眼,“谁跟你们说我是沈风的?我若是沈风,你们早就没命了。”

    为首之人被定住了身形,心中惊疑不定,问道:“你说你不是沈风,那你到底是谁?”

    钟离万分无奈,“在下齐山奇门派钟离,我身后是殷州宁家千金宁香。”

    为首之人此刻毫无还手之力,但仍是不依不饶,“你说你是奇门派的,有何凭证?你说她是宁家千金,又有何凭证?”

    钟离哑然。

    宁香却站了出来,从腰间拿出一块金黄色的腰牌,“这是宁家的腰牌!”

    宁香将腰牌拿在手里,在那人面前晃了晃。

    金黄色的腰牌之中,一个大大的“寧”字极为醒目。

    宁家的腰牌向来独一无二,且有金银铜三种令牌…牌在宁家中最为低微,而金牌最为高贵,只有宁家亲属才配有金色腰牌。

    “这……”

    为首之人见过宁家的铜牌,涅与这个腰牌极为相似,只是材料不同而已。

    原先在城门口负责检查的小头领张大人挤出人群,骂骂咧咧起来,“一群人围在这里动都不动,你们干嘛呢?”

    原先那个为首之人见到张大人,顿时笑的极为掐媚,“张大人,您来了就好啊!”

    张大人没有理会他,望向了宁香所拿的腰牌,顿时一愣,笑道:“姑娘,我知道你是宁家的人,且还是宁家的掌上明珠。但也没必要把这腰牌在我们众人面前晃悠吧?”

    宁香哼了一声,“他们不相信我们啊!还说钟离是沈风,非要捉拿他。”

    张大人扇了那为首之人一巴掌,“你得罪谁不好?非得得罪宁家?要知道,我父母的药,还得在宁家医馆里拿呢!你这不是明摆着陷我于不义吗?”

    原先那人顿时没了脾气,“我也没做什么啊!现在我都被定住了。更加做不了什么。”

    张大人冲宁香抱拳行礼,“宁姑娘,抱歉了♀些人不知道情况,莽撞行事,消姑娘不要介怀。”

    宁香看向了钟离,“你得向他道歉。”

    张大人冲钟离抱拳行礼,“这位兄弟,对不住了。还请高抬贵手,为我手下解穴。”

    钟离挨个为他们解开了穴道。

    张大人再次抱拳,“多谢!”

    张大人回首对那挨打之人说道:“小庞,还不向他们二人赔罪?”

    小庞脸色惨白,连忙赔礼道歉,“对不住了!”

    张大人冷哼了一声,“能不能让我省点心?净干些蠢事!”

    张大人拂袖而去。

    小庞神色间极为难看,转头抓起了一旁的酒楼老板萧一森的衣领,“我怀疑你报假案,现在证据确凿,跟我走一趟吧!”

    萧一森脸色一变,“我也不知道怎么会变成这样,都是他们,是他们说是沈风的。”

    萧一森指向了到现在为止都还动弹不得的几人。

    小庞顿时有了台阶下,吩咐道:“来人,把他们几个给我带回衙门。”

    那几个还能说话的人顿时叫屈,“我们什么事也没有干,为什么抓我们回衙门?”

    “你们引起了不必要的恐慌,不抓你们抓谁?”

    一行人抓着那几个人,将其抬出了文云酒楼。

    萧一森连忙上前跟宁香和钟离赔罪,“二位对不起了∫不知道是宁家的人。不然说什么也不会干出这等蠢事来♀顿饭,算我请二位的。”

    宁香白了萧一森一眼,“你这人,和官府倒是走的很近啊!”

    萧一森讪笑了起来,“这不是没办法的事吗?”

    原先,钟离甚为紧张,他知道沈风进了文森县,却没想到别人将他当成了沈风。

    好在一场闹剧结束,钟离也顿时松了一口气。

    宁香挂好腰牌,白了萧一森一眼,“这个文森县,看来不太平啊!”

    宁香对钟离说道:“我们还是赶紧赶路吧!这里的人,一个个都奇奇怪怪的。”

    钟离有些犹豫起来,毕竟沈风还在城内,他还想帮沈风的忙。

    宁香却又说道:“钟离,怎么?我的话不听了吗?万一他们又把你当成沈风抓起来,我可保不了你!再说,你要是被抓了,我也跟着倒霉。”

    钟离无奈说道:“好吧!听你的。”

    钟离戴上斗笠,护送宁香上了马车,便离开了文云酒楼。

    </br>

    </br></>请记住小说草芥江湖 最新章节 第一百二十五章 错将钟离当沈风网址:https://xamurais.com/21/21109/135446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