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失去的痛苦

作品:《草芥江湖

    只停顿了一瞬间,那把剑继续冲向柳无师。

    柳无师倒飞出去,运用全身的内力注入到刀身之中,一刀劈下。

    刀光四溢,似有无数把刀凌空出现,随后汇集到了那把刀上。

    那把刀,此刻流光溢彩,显得极为漂亮,但,也极为诡异。

    翡翠流云,是流云刀法倒数第二招。

    柳无师已经来不及使出最后一招。

    柳无师一刀劈出,万千刀锋一齐向前砍去。

    万千刀影,想要吞噬那不可一世的一剑,似乎也压住了那一剑的势头。

    然而,那一讲间便破开刀影,便迎上了柳无师的刀。

    那一疆威,非人力所能挡。

    柳无师的刀,断成了数截。

    刀洁撞,那一剑,终于退下来。

    而柳无师,却被一股大力打飞了出去。

    半空中,柳无师吐了一口鲜血。

    柳无师重重的撞在了一棵树上,再度吐出了一口鲜血。

    那一剑,当真是以摧枯拉朽之势意欲毁天灭地!

    然而,那一讲有致命弱点,神届尘,单杀一人。

    几乎所有的威力,都会宣泄在与之相碰的第一个人身上。

    所有的一切,都灌注到了第一疆中。

    第一剑,便是决定生死的一剑。

    第一剑,也是足以令天地变色,鬼哭神嚎的一剑。

    沈风持剑,身形俱现。

    此刻的沈风,脸色通红,气喘吁吁。

    那一剑,令他全身血液乱流。

    那不似人力所能挥出的一剑,令沈风的嘴角也流下了鲜血。

    沈风持剑而立,整个天下,仿佛都在他脚下。

    柳无师挣扎着站了起来,手中还握着仅剩的刀柄。

    柳无师此刻已是强弩之末,浑身的内力,都被那股力量轰散,他本身,也已受到极其严重的内伤。

    柳无师心中惊惧,这是何等威力的一剑?

    然而,见到柳无师还活着,沈风却是脸色大变,“你,你为什么还活着?”

    柳无师摇晃了一下,强忍着疼痛,神色却是黯然,那一剑,被宁玉儿所挡,所以他才活了下来,但正因为如此,柳无师却更有一种负罪感,一种被不该救他的人救了的负罪感。

    柳无师闭上了眼睛,声音很是凄凉,“对不起,宁玉儿∫不该来这里,不该再继续追下去。”

    柳无师跪在了地上。

    他不杀宁玉儿,宁玉儿却因他而死。

    此刻,沈风也恢复了神智,眼中血色渐渐退散。

    他一眼便见到柳无师跪在不远处,他的惊愕之色,溢于言表。

    不,不可能!

    这毁天灭地的一剑,足以将人碎尸万段,让人尸骨无存,为什么他还活着?

    沈风如鬼魅一般出现在了柳无师身前,有些惶恐,有些惊惧,“你为什么还活着?”

    柳无师此刻呆跪在地,悲伤,绝望,也令他痛苦万分。

    他也爱宁玉儿。

    他之所以阻止沈风带走宁玉儿,除了因为沈风是杀手杀了许多人以外,还有一点,他也爱上了宁玉儿,他要阻止沈风带走宁玉儿。

    沈风一旦带走宁玉儿,也彻底带走了他的心中所爱。

    可是,柳无师却怎么也没有料到,宁玉儿居然死了。

    沈风一把抓住柳无师衣领,将他拧了起来,“说,为什么你还活着?在我那一疆下,你不可能还活着?”

    柳无师心如死灰,声音也变得嘶哑,“是宁玉儿,她挡在了我的面前。而你,杀了她!”

    这句话,柳无师本不想说,但,这是事实。

    柳无师既是在提醒沈风,也是在提醒自己』切,都是因自己而起,宁玉儿的死,自己难辞其咎。

    沈风如遭雷击,顿时松开了手,“什么?”

    沈风心绪大乱,“不,不可能!我怎么可能杀了玉儿?她是我最爱的人,我怎么可能下手杀了她?”

    柳无师瘫坐在地,满怀怨恨的盯着沈风,宁玉儿的死,也让他恨透了沈风。

    然而现在的柳无师,却没有力气再对沈风出手。

    柳无师忽然大笑了起来,“是你杀了她!是你杀了你最爱的女人!”

    笑着笑着,泪,却从柳无师眼里流了下来。

    这句话,会伤透沈风的心,同时,也伤透了柳无师的心。

    沈风退后了几步,语气也有些颤抖,“不可能!你撒谎!她一定还躲在那块石头后面。”

    沈风如鬼魅一般迅速离开,来到了宁玉儿最先藏身的地方。

    然而,那里空无一人。

    沈风忽然间惊慌了起来,“玉儿?玉儿……”

    沈风大吼,声音直透云霄。

    沈风到处寻找,消能找到宁玉儿。

    然而,宁玉儿早已尸骨无存。

    沈风再次来到了柳无师的面前,拿剑放在了柳无师的脖子上,“说,宁玉儿去哪了?”

    柳无师泪水早已流干,他恨恨的看着沈风,“你较的血,就是宁玉儿的。”

    沈风拿过剑放于眼前,较沾满了血,而柳无师身上并不有很深的伤口。

    难道…….

    沈风再次被吓得退后了几步,“怎么可能?”

    柳无师抬头望天,虽然晴空万里,可在柳无师的眼里,这一切都失去了色彩。

    这是地狱吗?

    柳无师倒消这是地狱,这样,他可以去找宁玉儿∧怕他知道,宁玉儿其实爱的是沈风。

    沈风不死心,再次去找宁玉儿。

    可这次,他在地上发现了衣服的碎片。

    那是宁玉儿的衣服!

    地上,全是碎片,全是血!

    沈风再次发现,宁玉儿的发钗,正安静的躺在不远处的地上。

    发钗上,也全是血!

    沈风看着手中的发钗,脑袋里嗡的一声。

    仿佛有一个声音在提醒沈风,“宁玉儿死了,是你亲手杀了她!”

    “你亲手杀了你最爱的人。”

    “身为一名杀手,连自己爱的人也要杀吗?”

    沈风终于明白,为什么最后一刻会看见宁玉儿的脸。

    那是他杀她时所见到的宁玉儿的最后一面。

    只是那时的他,早已被杀戮冲昏了头脑。

    那时,没有人可以阻止他杀人,谁都不可以!

    可是,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会亲手杀了这辈子最爱的女人——宁玉儿。

    沈风脑袋一片空白,宁玉儿的笑脸,还在眼前,可她,却被自己杀了。

    沈风跪在了地上,那一地的血,一地的衣服碎片,都是宁玉儿的。

    往事一幕幕在沈风眼前闪过。

    原本,他们准备远走天涯,双宿双栖,可是,一切都被那一剑毁灭!

    沈风松开了手,天尘戒在了地上。

    那把跟随他杀了无数人的剑,就这么被他舍弃在了地上。

    沈风双手捧着沾满了血液的发钗,微微发抖。

    曾经,沈风只享受着杀人和喝酒的乐趣,直到遇见宁玉儿。

    可是,宁玉儿如今却香消玉殒。

    泪水划过脸颊,沈风如坠冰窖,内心也刺痛无比,就像被自己的剑,一交剑的刺穿。

    那发钗,是沈风送给宁玉儿的。

    发钗在,人却没了。

    沈风浑身的内力,忽然都迸发出来,将地面轰出了个大坑。

    沈风低着头,却忽然听到了宁玉儿的声音,“沈风。”

    沈风抬起头,却见宁玉儿正站在自己面前。

    沈风笑了起来,“玉儿,你没死对吧?”

    沈风冲上前想要抱住宁玉儿,可却扑了个空。

    宁玉儿出现在了远处,忽然脸色狰狞,“沈风,我这么爱你,甚至愿意抛弃一切来和你私奔,可是,你却杀了我!”

    沈风倒退了几步,连连否认,“不,我没有杀你,都是柳无师,是他杀了你。”

    “你别骗自己了,就是你杀了我,是你让我灰飞烟灭。”宁玉儿披头散发,犹如来自地狱的魔鬼。

    沈风摇了摇头,“不,不可能!你是我最爱的人,我不可能杀你!”

    悔恨、痛苦、悲伤、绝望,充斥着沈风的内心。

    沈风感觉宁玉儿无处不在。

    他想要去拥抱宁玉儿,可每次都扑了个空。

    “玉儿!”

    沈风大吼。

    在柳无师眼里,沈风此刻犹如疯了一般,披头散发,举止很不对劲。

    柳无师深知,此刻的沈风,受不了杀了宁玉儿的事实,已经彻底疯了。

    柳无师叹了一口气,他一个天下第一神捕,不仅保护不了自己心爱的人,反而被心爱的人救了一命。

    此刻,柳无师消时间能倒流,用他的命,去换宁玉儿的命。

    哪怕,她和沈风远走高飞,但最起码她还活着,她活着,就是自己的夙愿。

    可一切已注定,谁也改变不了。

    沈风再次看见了宁玉儿,她漂浮在悬崖那边,整个人显得虚无缥缈。

    沈风笑了起来,“玉儿,我就知道你没死。”

    宁玉儿朝沈风伸出了手,“沈风,你活的太累了。放下一切,跟我走吧,我们一起浪检涯。”

    沈风松开了抓着发钗的手,迅速向宁玉儿跑去。

    沈风终于抱住了宁玉儿,再也不肯放开。

    可事实是,沈风自己跑向悬崖边,跳下了悬崖。

    小半个时辰后。

    一群人涌向苦崖,却只见到了柳无师,不见沈风和宁玉儿的踪影。

    一中年男子问道:“沈风呢?玉儿呢?”

    柳无师望着悬崖,眼神空洞,“他们,在一起了。”

    悠悠岁月,如云烟消散无踪,只留下回忆,心伤几重。

    </br>

    </br></>请记住小说草芥江湖 最新章节 第二十六章 失去的痛苦网址:https://xamurais.com/21/21109/135442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