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对质

作品:《草芥江湖

    方千鸿站立在原地,陷入了沉思,这个风来客栈果真不简单。

    方千鸿联想到了案发现场那把菜刀,而风来客栈有做菜,因此,最有可能是有菜刀的。换言之,这个风来客栈里的人,很可能就是杀死那人的人,也有可能是杀死秦空的凶手。

    方千鸿一想到这里,感觉后背有些发凉,这个人,能杀死秦空和另一人,必定是个高手,他隐藏在风来客栈,究竟有何目的?

    ——

    张虎回到风来客栈,打开门钻了进去,随后又关上了门。

    张虎拿着馒头和豆腐脑来到二楼孙大浮所门口敲了敲门。

    “进来。”

    门内传来孙大讣懒的声音。

    张虎推开门走了进去,将手里提着的馒头和豆腐脑提给孙大福看,“掌柜的,我给你买了馒头和豆腐脑,先来吃点吧!”

    孙大福从床上坐了起来。

    休息了一夜,方才又暗自调息了片刻,此刻孙大福好受了一些。

    孙大妇了起来,接过馒头和豆腐脑放在桌上,问道:“多少钱?”

    张虎笑嘻嘻的说道:“掌柜的,看你说的,还要什么钱啊……也不多,就几文钱而已。”

    孙大福递给张虎几枚铜钱,“这里十文钱,应该够了°自己吃了吗?”

    张虎接过钱,“谢谢掌柜的。”

    看孙大岗吃豆腐脑,张虎便退了出去。

    看着张虎离去,孙大福暗自感叹,这个张虎,还真不错。

    店里的伙计,只有张虎住在店里,而且还住在一楼很偏的位置。

    昨日,关门前,孙大袱感到晚上必有一场恶战,便吩咐伙计们今日不必来店里,权当做休息。

    以至于到了今日,店里就只事孙大福和张虎二人。

    孙大福吃完豆腐脑和馒头,收拾了一下,便出了门。

    打开大门,孙大高向了左边。

    往左边不远,拐过一个巷子,便到了另一条街。

    孙大富顾着走,却没有注意身后不远处,有一个跟踪他的人。

    孙大福来到安乐堂,径直走了进去。

    后面跟踪孙大福的人,却是方千鸿。

    方千鸿觉得这个风来客栈有些不对劲,便盯上了风来客栈。

    却见孙大感些可疑,方千鸿便一路跟踪孙大福,果然就见孙大富路走到这安乐堂来。

    方千鸿皱起了眉头,他到这药馆来干嘛?

    却见孙大岗安乐堂里逗留了片刻,便提着几副药往回走。

    待孙大高远后,方千鸿走进了安乐堂。

    “客官……”

    安乐堂老板抬头一看,见是方千鸿,连忙迎上前来,“方捕头,今日怎么有空到鄙人这里来啊?”

    方千鸿盯着他,问道:“我就开门见山了★大福到你这来买了什么药?”

    安乐堂老板想了想,说道:“川芎,郁金,姜黄,当归,防风,白芷……”

    方千鸿打断了他,“这些药都有什么作用?”

    安乐堂老板“唉”了一声,一副“你早说”的样子,松了一口气,“没什么,都是一些止痛和疗伤的药。”

    方千鸿更觉难以置信,止痛的药也就算了,为什么他还要疗伤的药?他受伤了?因为什么受的伤?难道是在杀那个人的时候受的伤?

    方千鸿越发感觉这个孙大福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

    方千鸿离开安乐堂,再度来到位于风来客栈不远处的一个角落里。

    巳时。

    有木匠拿着工具进入了风来客栈。

    方千鸿快要闭起来的双眼再度睁开,看来,张虎说的没错,风来客栈里的确遭受了损失。但为何遭受的损失?

    方千鸿抬起脚步,踏进了风来客栈。

    此时,张虎正在楼下看楼上的木匠修理栏杆,却不见孙大福的人影。

    方千鸿走了过去,“小张,掌柜的呢?他没来吗?”

    张虎扭头一看,见是方千鸿,眉头一皱,小声对方千鸿说道:“你怎么来了?”

    方千鸿望向了二楼,淡淡的说道:“没什么,有些事情我要找你们掌柜的了解一下。”

    张虎神色紧张了起来,凑到方千鸿耳边小声说道:“你可别出卖我啊!之前就听人说过,做人耳目很握,随时都有可能丧命的。”

    方千鸿拍了拍张虎的肩膀,“放心。对了,他是哪间房?”

    张虎道:“最里面那间就是。”

    语毕,方千鸿就要去往楼梯。

    方千鸿举到一半的脚又放了下来,转头问张虎,“你们这厨房在哪?”

    张虎指向了里面。

    方千鸿说道:“还是你带我去吧!”

    张虎感觉有些莫名其妙,“好好的为什么要去厨房?你想当厨子吗?”

    方千鸿白了张虎一眼,“不当厨子就不能进厨房了吗?赶快。”

    无奈,张虎只得带着方千鸿去厨房。

    进入厨房之后,方千鸿四处打量了起来。

    这里到处是瓶瓶罐罐还有一些菜。

    方千鸿望向了放刀的地方,一把刀正放在砧板旁边。

    方千鸿拿起那把刀看了看,发现这把刀已经用的很旧,而且,这把刀很厚,更像是砍骨头的刀,而并非是切菜的刀。

    方千鸿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有两张桌子并且有两个砧板,但是,刀却只有这一把。

    方千鸿皱眉问道:“张虎,厨房里有几把刀?”

    张虎老实回答,“两把啊!怎么了?”

    方千鸿心下了然,嘴上却说道:“没什么。”

    两人走出了厨房。

    方千鸿望着楼上,终究是踏上了楼梯。

    方千鸿来到断裂的栏杆处,发现这是被利器切断的,心下更是肯定这里曾有一番打斗,而孙大覆就更可疑了。

    方千鸿绕过正在维修的木匠,直接来到了孙大福房间门口。

    方千鸿忽然有些紧张起来,隐藏在风来客栈的高手,会不会就是孙大福?以秦空的武功,自己都没有把握一定能胜得了他,更别说杀了他,而里面这个人,却极有可能轻而易举便杀了他♀番进去,如果他真是无恶不赦之人,万一对自己发难,自己能堡能拿他有办法吗?

    方千鸿正在犹豫,却听里面的孙大傅道:“进来吧!站门口干嘛?”

    方千鸿心中一跳,他怎么知道自己在门口?

    但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方千鸿觉得如果退缩那便对不起师父。

    方千鸿咬了咬牙,推开了房门。

    同时,方千鸿把手放在了刀柄上,慢慢走了进去。

    坐在床头的孙大福见是方千鸿,有些惊讶,“方捕头?”

    孙大福赶紧站了起来,冲着方捕头作揖,“不知方捕头找我何事?”

    方千鸿冷眼看着眼前这个孙大福,感觉仿佛不认识他了一般。

    以前来这里喝酒,方千鸿都觉得孙大糕人不错,为人也和善。

    然而这一次,方千鸿不得不提防他。

    </br>

    </br></>请记住小说草芥江湖 最新章节 第十一章 对质网址:https://xamurais.com/21/21109/135441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