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不简单的伙计

作品:《草芥江湖

    翌日。

    辰时。

    风来客栈。

    小张梳洗完毕,便打开了房门。

    眼前的一幕让他目瞪口呆。

    只见地上一片狼藉。

    小张抬头望去,却见楼上的栏杆不知何时断裂了开来。

    地上的木渣,就是楼上原先那漂亮的栏杆。

    小张眨巴了一下眼睛,以为自己花了眼。

    在确定看到的是真实的之后,小张倒吸了一口凉气,“娘诶,这都发生什么事了?”

    小张平时睡得很死,基本上只要睡着了多大声音都吵不醒他。

    因此,他并不知昨晚的打斗。

    加上昨晚孙大肛意交代晚上不做生意,昨晚的风来客栈,除了孙大福和小张,再也没有他人。

    小张抬头望了望天,喃喃自语,“是什么东西掉下来了吗?”

    “掌柜的!”

    小张绕开那些残渣,快步跑上了楼。

    小张来到最里面一间房,敲了敲门。

    没有回应。

    小张感觉到脚下似乎踢到了什么东西,低头一看,竟是一柄短刀。

    小张拾起那把短刀,忽然有种不详的预感,用力地拍了拍门,“掌柜的,你没事吧?你可别死啊!我的工钱可都还没结清呢!”

    门“吱呀”一声开了。

    小张更感到惶恐不安,唯恐再次见到尸体。

    小张向来胆小,最怕遇到那种死人的事情。

    然而一直在这里等待也不是办法。

    片刻之后,小张咬了咬牙,一把推开了门。

    映入小张眼帘的,是躺在地上的孙大福。

    “掌柜的!”小张惊呼一声,迅速跑过去蹲了下来。

    小张把手指伸到孙大福鼻下,发现虽然孙大赋色惨白,但还有热气,顿时松了一口气。

    小张摇了摇孙大福的身体。

    孙大庚悠悠睁开了双眼,见是小张,虚弱的问道:“小张,天亮了吗?”

    小张哭笑不得,“掌柜的,你昨晚怎么了?”

    孙大铬扎着坐到了凳子上,淡淡的说道:“没什么,应该是梦游了吧!”

    小张目瞪口呆,“啊?你梦游你自己居然会知道?不是听说梦游的人自己都不知道吗?”

    孙大福白了小张一眼,“我说什么你就信就行了,反正我又不会害你。”

    小张忘了一眼外面,好奇的问道:“昨晚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外面栏杆都掉下去了。”

    孙大耕了一眼外面,神情平淡,随即故作惊讶的站了起来,“什么?栏杆都掉下去了吗?”

    小张瞠目结舌,苦笑道:“掌柜的,你反应太夸张了,一看就是装出来的。”

    孙大皋奈的在小张的搀扶下坐了下来,叹了一口气,“既然你想知道,我就告诉你实话。”

    小张双眼放光,松开了手,静等孙大福的消息。

    孙大福咳嗽了一声,说道:“昨晚有只大老鼠,不过已经被我抓到了。”

    小张皱起了眉头,大老鼠?多大的老鼠才能将一丈远的栏杆撞碎啊?

    不过小张没有继续追问,转移了话题,“掌柜的,那今天还开张吗?”

    孙大格情有些疲惫,“这个情况也开不了了,你去请木匠来,修复好栏杆吧!不然万一客人摔下去了我们客栈都不够赔的。”

    小张点了点头,“那我现在就去叫木匠来?”

    孙大福摆了摆手,“去吧!”

    小张离开后,孙大高向床边,随即躺在了床上,昨晚不仅耗费了他大半的内力,更是牵动了旧伤,因此他需要好生休息才行。

    小张打开风来客栈的大门,随即又合上。

    路上人早已多了起来,各种吆喝,让这条街道显得极为热闹。

    小张如往常来到卖包子馒头的地方。

    卖馒头的大叔笑道:“今天吃包子还是馒头?”

    小张想了想,道:“包子要是能和馒头合在一起就好了,省得麻烦还要选。”

    大叔笑道:“你可以各买一点啊!”

    小张买了两个包子两个馒头,回去途中又买了一碗豆腐脑。

    小张吃着包子正走过一条街,一只手突然把小张拉了进去。

    小张刚想反抗,却发现是熟人,就顺着他往里走。

    到了一个角落,那人露出了真面目。

    竟是方千鸿!

    此刻,方千鸿双眼布满了血丝,显然没有睡好。

    方千鸿低声问道:“张虎,之前给你发信号你不出来?”

    张虎吃了一口包子,嘴里含糊不清,“最近不是很太平吗?都没有什么消息°吓到我了,等我先吃口包子压压惊。”

    方千鸿眉头一皱,“昨晚城外又死了一个人,那人偷了原先秦空的刀,却被那把刀杀死了°认识他吗?”

    张虎两口吃完了包子,用袖子擦了一下嘴巴,“那谁我又不认识☆近店里生意差,没几个江湖人士前来,所以没听到什么消息啊!没消息我怎么通知你?”

    方千鸿拿出一张画,正是刁七的画像,“你见过他吗?”

    张虎看了看,一脸厌恶之色,“他啊?之前来客栈里吃过饭,好像还问过什么刀之类的问题。”

    方千鸿眼睛一亮,追问道:“还有呢?”

    张虎随口道:“没有啦!对了,这人很讨厌,之前我说了句秦空该死之类的话,他就想来打我。还好他没动手,不然我可就要挨揍了。”

    方千鸿神情凝重,看样子,这个人之前应该踩过点,很大可能就是他偷的刀。但他是被谁给杀了?王大人之前说过,有可能有人很早就埋伏在镇里。

    联想到平日里很早就开门的风来客栈今日还没开门,方千鸿总感觉这个风来客栈有些奇怪,便问道:“你那间客栈平日里不是卯时就开门了吗?今天怎么到现在辰时了还没有动静?”

    张虎伸出右手,两只手指反复捏了几下。

    方千鸿知道他要钱,便掏出一些碎银子递到了他手上。

    张虎掂量了几下,“你这才一两银子啊!”

    方千鸿夺过张虎手里的包子放进了嘴巴里,“一两银子够你几个月的工钱了,别不知足。”

    张虎夺回馒头,“别吃我包子啊!”

    方千鸿大口大口吃了起来,“吃了几口包子怎么了?赶紧说,客栈有没有什么异常?”

    张虎将银两装进了口袋,左右观望了一下,小声将客栈里的情形告诉了方千鸿。

    方千鸿越听越心惊,这个风来客栈,果真有问题!

    张虎提醒道:“你可别说是我说的啊!我的命,很贵的!我可不想死!”

    方千鸿不耐烦的摆了摆手,“知道了,放心吧!”

    张虎见方千鸿在低头沉思,拿着东西便离开。

    </br>

    </br></>请记住小说草芥江湖 最新章节 第十章 不简单的伙计网址:https://xamurais.com/21/21109/135441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