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 赢共赢互利

作品:《重返大隋

    (感谢acmjwu支持,谢谢!)

    “李将军和我们开玩笑吗?”屏风后面的管家小姨子高明月立即不能忍了,易风大半的家底都由她管着,这几万匹战马易风早和她说过,怀荒军自己消化不了这么多,就此留下最后会留下三万匹战马给几个骑兵营,如此一来武州军的骑兵就能拥有近五万匹的战马,这个数量的战马不但能让武州三个野战军的骑兵营都装备充足的战马,还能让其它的步营车营的斥侯队以及镇戍军斥候也能配备充足的战马。—].剩下的两万匹缴获战马,易风打算这次去长安时带上一万匹,做为贡品献给天子。剩下的一万匹,则打算直接拿来出售给各军镇,既拉拢点关系,也赚笔钱。

    高明月连之前易风要拿一万匹战马做贡品带去长安送给天子都还满心舍不得,跟易风在那里争执了半天才同意。现在李靖要买两千匹战马,本来是笔不错的买卖,可他居然说没钱给。没钱你买什么马,你来跟我们开玩笑的?先前房玄龄拿个十贯的假货充当十万贯珍品,现在李靖没钱又来买马,高明月都有点忍不住想要从屏风后面冲出来了。

    “我现在手头确实没钱,不过我确实是想来购买战马的,两千匹战马。”李靖认真的道。

    易风抬风,制止住了屏风后面已经站起来的高明月,以及魏征等一众准备炮轰李靖的文武。李靖既然这么说了,那就肯定不是来捣乱的。看他这副淡定的样子,似乎很有信心从他这里买到马。易风现在想听听,李靖到底是怎么想的。

    “药师兄可有什么更好的打算。不妨说来听听?”

    两千匹战马,价值二十二万贯,这是一笔大钱。普通的镇戍兵一年军饷不过二十四贯,二十二万贯钱可以供养九千镇戍兵一年。也就是说,就算李镇现在给大宁镇士兵每月三贯的月俸,这二十二万贯,足足是那一千兵马六年的军饷。这么大的一笔钱的战马。易风不可能免费给他,他也不相信李靖会直接来强要白拿。

    “这次来,某打算除了购买两千匹战马外。还打算为麾下一千兵马购进全套的骑兵装备。”李靖并没有马上回答自己要拿什么来付费,反而说起了更多的要求。“某上次送两位夫人来怀荒时,见过武州骑兵那彪悍的阵容,精良的装备。所以这次某也想给大宁那一千兵马换上这样的装备。特别是那种骑兵胸板甲和骑兵刀都相当不错。另外骑兵圆盾、骑弓以及骑兵弩,某打算全套引购。”

    武州军如今骑兵不少,但最主要的还是几个野战骑兵营。其它各营的骑兵只是充当斥候,数量较少,完全是轻骑兵装备。而李靖所说的骑兵胸甲等装备,则都是几个野战骑兵营的制式装备。易风全面扩编骑兵之后,骑兵数量已经过万,但骑兵在整个怀荒军中。特别是野战军中依然没有形成主体地位。在武州军的战术体系中,骑兵到现在还没能成为主力。更多的是处于辅助作战的地位。正因此,骑兵的定位和装备也有了独特的体现。按易风的要求,在怀荒的炼钢技术大幅提升之后,再辅以风力煅锤技术,怀荒的军械坊打造出了独一无二的钢板铠甲。因为材料和技术的提升,这种钢板甲防御力更强,但制造起来却更快,使得怀荒军可以大批量的制造和装备板甲。

    在诸多新制造的板甲之中,军械坊按易风的设计,专门为武州骑兵们打造出了骑兵胸甲。

    完整的骑兵胸甲包括一件无袖的保护住上半身的钢板甲,以及一顶钢盔。胸甲部份又由两块锻压打造的坚固弧度弯形钢板组成,一块胸甲和一块背甲,用以保护骑兵们最重要的胸背部份。两块钢板甲坚固结实,特别是其拱形弧度,对防箭极其有用,且钢板甲的材质坚固,对于长矛、刀剑也有极好的防刺防砍能力。这两块坚固的板甲也并不是太重,按易风的要求,骑兵胸甲重量只有十斤,头盔不算。

    装备胸甲和钢盔的骑兵也可以称之为胸甲骑兵,比起普通的轻骑兵们来说,他们的防御能力更强一些。但除了胸背部和头部,为了减少盔甲重量,提升机动作战能力,骑兵们并没在其它身体部位装备更多的护甲。骑兵们没有装备额外的铁甲,也没有装备额外的皮甲,他们装备的是丝制的军袍以及披风,丝制的军服不但细密防寒,而且还有不错的防箭伤能力。配上披风,使得不装备额外护甲的骑兵们,胸背头部以外也还有一定的防护力。他们的脚上装备的也不是普通的鞋子,而是长筒的靴子,长筒皮靴可以替代传统的胫甲,为腿部提供防护力。

    而在武器上,怀荒骑兵们的标准配制上一把长矛,一把骑兵刀,一把骑兵角弓,另外加一把骑兵弩,此外还有一把钢鞭,以及一把马掌刀一把匕首。

    从骑兵们的护甲和武器的装备上看,这支骑兵是一支比轻骑兵防御力稍强一些的骑兵,既能远程用弓弩骑射,也能近战骑枪和骑刀攻击。但整体上,他们是依持辅助战车阵和步兵阵做战的,易风对这支骑兵的战术定位,就是采用半回旋式战术,冲锋,然后弓弩骑射,再回转,装填,再冲锋,如此不断循环,就背靠自己的车阵和长弓阵作战。

    说白了,怀荒骑兵还很弱,达不到独挡一面单独作战的能力。

    李靖居然要怀荒骑兵的全套装备,这让易风有些意外了。李靖只有一千人,他要建骑兵的话,那这支没有其余支援力量的骑兵,更应当建成一支轻骑兵才对。来去如风,一击得手。立即远循才是这种小股骑兵部队的战术打法。你装备胸甲,虽然防御力提升,可负责也提升了。后面又没有车阵步兵支援,难道你要跟人家纠缠死战?十斤重的胸甲虽然算不上太重,但是在马上颠簸的话,却是十分累人的。要是盔甲不太合身,甚至能把人肩膀磨碎。

    易风考虑的是李靖为什么要胸甲骑兵的装备,而高明月考虑的就简单的多了。她想的只是李靖连战马的钱都拿不出来,还想要买两千套胸甲骑兵的全套装备。他拿什么付帐?

    “一套胸甲一百贯,包括胸甲、背甲和一顶钢盔和一双重靴。一把骑兵刀十贯,骑兵长矛、盾、弩、弓、匕首、钢鞭等加起来。另外再包括一套丝制军袍及丝绸披风,收你一百贯。连盔甲到武器军服,一整套收费二百贯,两千套就是二十万贯。这是最低价了。恕不还价。”高明月冷冷的说道。

    板甲制造技术是如今怀荒的独家技术,而且这胸甲上不但体现了独特的锻造技术,还充分的融入了怀荒超越现在的炼钢技术,几项技术的融合,才有了如今怀荒铠甲作坊出产的胸甲。抛开几项先进的技术而言,板甲的制造成本和时间其实比起传统的铁札甲来反而成本更低时间更少。但既然是拥有独家技术,那价格当然是由怀荒说了算。一套胸甲不过是几片钢板和几块内衬而已,可就因为独家技术。最后高明月开价一百贯。传统的铁札甲是全套的,也不过是百来贯钱。而一套皮甲才几十贯。怀荒的胸甲制作成本连一套皮甲都没有,甚至是皮甲制造成本的三分之一,真正的成本核算下来,一套胸板甲包括头盔在内才十贯钱而已,这还是包括人工、材料等计算在内的。

    怀荒真正成本较贵的铠甲,是如今易风那八百青年近卫团侍卫们配发的铠甲,那是四分之三甲,也可称为半身甲,拥有全身的防御,仅比全身骑士甲略简单些,这种四分之三甲更华丽、更坚固、更有防御功能。但是太过沉重,一套铠甲下来四十斤。除了八百近卫外,也只有战车营重步兵们配备的全身甲更恐怖,那是几乎全身防御的板甲,一套六十斤重,配上双手斩马大剑,站在战车阵前,那简直就是堵铁壁铜墙,他们的刀一挥,那更是刀墙。

    不过那些重甲都只能配备专门的兵种,骑兵们的胸甲才十斤重而已。但胸甲虽轻,可防御性能很不错,又是独家技术,因此一套一百贯高明月也是叫的毫不犹豫。

    只是不管高明月叫价一百贯还是十贯,最后的结果都是一样,李靖都拿不出现钱来。

    “战马和铠甲武器我都要,不过我也没有这么多现钱支付。但是我有一个提议,我打算向北方银行借款五十万贯钱,四十二万可以先用以支付这批战马和军械铠甲的款项。”李靖提出了自己的付款计划,他打算从北方银行借钱付款。

    高明月听完后,都不知道要怎么开口了,她还从来没有见过如李靖这样的人物。这当怀荒的人都是傻子吗,想玩空手套白狼。北方银行本就是怀荒的钱庄,有存贷款业务,可关键是,怀荒为什么要借给你这么大一笔钱。你拿什么来担保到时可以还贷?

    “你打算借多久,什么时候能还?”易风倒是好像不在意的笑着发问。银行嘛,本就是有贷款业务的。

    “就以三年期限好了。”李靖回答的很轻松,好像借的不是五十万贯钱,而只是借瓶醋这么简单的小事。

    高明月在屏风后面给出了贷款利率:“三年贷款,年利率为七个点,贷款五十万贯钱,三年利息为十万五千贯,三年到期后本息共计六十万零五千贯。按北方银行规定,超过一百贯的贷款,需得提供抵押担保,你准备拿什么抵押?”

    北方银行的存贷业务,和后世基本上差不多,存钱利息低,贷款则利息高,五十万贯钱存一年的话利息才一万六千五百贯,但贷一年则要三万五千贯,借贷之间相差一万九千贯。但总的来说,比起此时的借贷来说却还算是利息低的。在此时,并没有什么低息贷款,借钱要么找朋友周济。要么就得借高利贷。不但地方的富户豪商放高低贷,甚至寺庙也一样放高利贷,连军队和官府也放高利贷。隋朝立国之后。除了京官,各地地方衙门的官员的俸禄是不由朝廷的财政发放的,他们的俸禄以及办公费用,来自好几项,其中有公廨田和公廨钱,其中公廨钱这一项,就是由朝廷拔付或者地方截留的一笔款项留存。以充做本钱,然后每年放贷给民间,其放贷的利息就用来给官员们发俸禄以及办公费用。说直白点。就是官府就是带头放高利贷的,而且还是朝廷和皇帝做的决定。

    一开始的本意,是官府拿这些钱放贷给一些需要的百姓周转,利息也会比民间高利贷稍低。而方便了百姓同时。官府又能得到一笔利钱用以支付官吏的薪水以及办公的费用。但实际上,官府的这笔钱都是直接交给地方上的一些专门放贷的人,由他们去放贷收息,官府自己只管收利其余事不管。这就造成了实际上朝廷本意上低息方便百姓的想法根本得不到实行,借贷不是给了最需要钱的人,而是给了付利息最高的人。

    隋朝此时的代款利息极高,官府对于这种情况也没什么办法,只是出文限定月利最高不过六分。利日虽久,最终不过一倍。月利六分。是指每月百分之六的利息,一年则是百分之七十二的利息,十足的高利贷。虽然官方明文规定月息不得过六分,积日虽久,最终不过一倍。但实际上,往往是利滚利,最后成了驴打滚。而易风的年息是七个点,根据时间长短还会上下调动,但就算加上到期不还的罚息,也规定最多利息只能达到本金数额。按七个点的利率,要让利息达到本金一样多,得二三十年。

    易风建立的北方银行算是一个全新的经营模式,融合了此时质库抵押贷款,邸店保管、金店金银兑换等各种业务。此时一般存钱还得付手续费,易风首开先河,存钱还有利息,活期年利率三厘五,定期更是从年利率两个点到最高五个点不等。存一万贯五年定期,五年后取了可得息两千五百贯。易风的这个业务一推出,首先就在怀荒引起了很大的欢迎。特别是许多将士们都把手中获得的余钱都直接存到银行里吃利息,对那些有钱人来说,手上有大笔的钱可以投资经营,购地置铺,甚至可以放高利贷。但对于手上钱并不太多的人来说,他们过去的理财手段要么就是把钱藏在家里,要么就是拿去给那些放高低贷的人吃一点利钱,却还得担着拿不回本钱的风险。可是放在易风这里,既可以活期存款,也可以定期存款,还可以零存整取,整存零取,甚至是存本取息,既方便又稳妥。别人开钱庄也许大家还不太放心,可这北方银行既然是易帅开的,那怀荒的将士们谁会不放心?

    北方钱庄还经营一些异地取款,担保、保险等业务,现在在怀荒聚集了大量的资金,资本雄厚。同时,怀荒发行的各种金银赏功钱等,也都由这里铸造。李靖想要借贷五十万贯钱,对北方银行来说,真不是什么大业务。大量的储民将钱存在银行里,他们手上有的是足够的钱拿出来放贷。不过银行也有规避风险的本能,这样一笔贷款是必须得要担保抵押的。

    只要有担保抵押,就算三年到期李靖没钱还,北方银行这笔贷款也不会成死帐坏帐。

    李靖家里是有钱的,几十万贯其实他自己拿不出来,但李家还是拿的出来的,甚至直接找韩家也能借到。但李靖并不打算自己出这笔钱,也不打算让家族为他担保。李靖有自己的打算,他也相信以他这段时间对易风的了解,他的提议应当会得到易风的同意。

    “只要北方钱庄愿意把这笔款子借给我,那么我可以替大帅训练那几个骑兵营。”李靖自信的道。

    “什么?”高明月满脸的难以相信,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这算什么担保什么条件,你愿意替怀荒军训练骑兵?凭这就想换取五十万贯无抵押贷款?你觉得自己有这本事,值这钱?

    “这!”魏征也为自己同学的这个出人意料的提议而不由的瞪目结舌。

    唯有易风,瞬间的意外后眼中马上露出的是掩饰不住的惊喜。李靖愿意为自己训练骑兵,来做为这笔借贷的抵押?

    这事可行吗,当然可行。李靖的提议有价值吗,当然有。别人都觉得李靖这话是在吹牛,但唯有易风却十分相信李靖,觉得李靖的这个提议极有价值。若是李靖真愿意帮他训练骑兵,就算到时这五十万贷款真的收不回来,易风也觉得值了。

    “此话当真?”易风急忙追问。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李靖自负的回道。易风手下有骠悍的骑兵,精良的装备,但李靖却觉得易风的骑兵还不够好,若是把这支骑兵交给他来训练,他有足够的自信能让这支骑兵脱胎换骨,成为精锐铁骑。

    “哈哈哈,好,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这件事情就么定了,从今天起,药兄师就是我武州骑兵总教练使,所有骑兵训练事宜,皆由药师将军定夺。”易风笑的很开心。

    “那我的贷款和战马装备?”

    “明月马上让银行办理手续放款,玄成立即负责调拔战马和军械铠甲。”

    “哈哈哈!易帅果然痛快,请易帅放心,李某绝不付易帅信任,不出三年,某定当替易帅练出一支精锐铁骑来。”

    “三年太久,只争朝夕,半年,最多半年的时间,我希望能看到几个骑兵营能有个显著的提升,怎么样,有把握吗?”易风直视李靖。

    李靖微微意外,不过想到易风那么痛快的拔了贷款,也就一咬牙拍胸脯道,“半年就半年,到时看结果!”

    “我信你!”易风笑的很高兴。只留下魏征高明月等一众文武震惊不已,尤其是单雄信、秦琼、张金称、王伏宝等一众骑兵将领全都瞪着李靖,觉得大帅被这个家伙给骗了。他们可都是真刀真枪跟铁勒人在马上拼杀过多次的,现在易帅却把骑兵的训练大权交给了一个京师来的贵族公子哥,这简直让人难以相信啊!

    ps:大章求票!求打赏!!(未完待续。。)

    ...

    ...  </p>请记住小说重返大隋 最新章节 第249章 赢共赢互利网址:https://xamurais.com/1/1791/12415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