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行军

作品:《重返大隋

    鸡叫第三遍时,已经寅时尾快到卯时了,晨曦微露,草上的露珠晶莹闪亮。

    野狐城中的军号已经响起,凌云在城外点将阅兵,一通简短而有力的训话过后,五千人马迎着晨风,踏着露水迈着整齐的步伐向西进兵。

    骠骑参军单雄信和秦叔宝被凌云出发前授为此次出征的左右先锋,此时各率本团二百精骑走在前面。凌云与魏征、王伯当、高甲等十几位将校带着千余军士为中军。来六郎和李当仁、黄君汉等十几员军将率领着千余人马紧随在后。高乙、翟让、程娄等十余将则率领一千五百人马押送辎重,落后数里前行。

    五千人分成了四大部份,依次而行,每部之间隔着二里。每部各团之间又都还隔着百步距离行进。在这长长的行军队列左右,还不时有轻骑飞驰而过,他们是左右虞候队的骑兵,即负责都督军纪,又负责防细作刺探。在更远的外围,还有窦建德的斥候团在活动,他们四处探查,充当大军的耳目,保证兵马行进之时,不会突然掉入敌人的埋伏之中。最远的侦骑,甚至已经前出三十里之外打探情况,而辎重营却与前锋相距十里之遥了。

    队伍行进的速度并不快,虽然轻骑全力行军,一日夜能奔驰三百里,步卒也能强行军日行百余里。不过这样的快速,一般都是在抛弃了辎重轻装前进的情况下,而且这种急速行军也无法持久。更多的是起起到出其不意的战术作用。而一旦被发现行动,那么不胜的结果就是失败。正常情况下,一天行进个七十八里也有可能。

    但凌云对自己的部队要求是。每日行军三十里。

    军队行进之时,军乐队的人敲打着号鼓,军士们根据号鼓的节奏行进。骑兵虽快,可也依然是按照每日三十里的速度保持速度前行,辎重队走的慢,但一天也能走上四十里,因此每天三十里的速度他们也并不疲惫。如此一来。全军虽然行进速度慢了一些,可前后各部却一直保持着一个安全的距离,且随时保持着充足的体力。

    又一次拒绝了单雄信派来信使转达的要求让他率前锋加速先前。打老刀把子一个突其不意的请求。看着那信使无奈的回返的奔驰背影,凌云心里充满着平静。用兵可用正可用奇,如果用正没有机会就用奇,用奇也就是行险。高回报也意味着高风险。而对于老刀把子的盟军。凌云没有丝毫要行险用奇的意思。虽然他以五千人马主动进攻老刀把子过万人马,是以少击众,可他丝毫不觉得自己处于弱势,需要用险。他丝毫没把那些乌合之众放在眼中,对付他们,只需要步步为营,一步步推进,然后堂堂正正一战击败他们就可。

    一有点优势就浪。那不是他易凌云的性格。

    对凌云来说,这一战顶多只算是个热身。一次对付突厥人的战前热身战。战事的结果已经不用担心,他现在需要的是利用这次的机会,好好学习掌控用兵指挥。如何排兵布阵,如何行军、扎营、如何发号施令,他也是初掌兵马没多久,虽然有过了石河之战的胜利,但那算不得什么。

    窦建德的斥候营已经完全撒了出去,各种军情信息不断传回。桃山那边,如今是越来越热闹,每日都有好多股人马到来,多者几百一伙,少的几十十几人都有。事情已经越来越有趣,在老刀把子等三十六寨为主的人马的传言下,这次他们的会盟行动,不是因为猛虎盟的越来越强势而引发的危机感而被迫结盟对抗,而是演变成了猛虎盟内乱,易十三杀害盟中长辈,然后又使计囚禁义兄弟们,窃取了盟中大权,上台之后又残暴不仁,四处攻打附近的绿林同道。老刀把子做为猛虎盟曾经的建盟九老之一,实在是看不下去,因此出面,邀集各家会盟,欲往怀荒问罪,主持绿林道义。在这个传言之下,又有一个小道消息,说是易十三最近四处敲诈勒索抢劫,怀荒城中堆积了无数的金银珠宝,美女良马,这次大家去怀荒,就是去分易十三的钱财美人的。

    在这个传言之下,原本还处于观望之中的山寨人马,也全都闻风而来,生怕来晚了就错过了这次打土豪吃大户分财宝的机会。甚至有些本来根本不是绿林中人,一些边境上的小股子部族牧民、猎人等也纷纷前来,还引来了一些不怕死的胆大商人,也跑到了桃山,跟老刀把子等诸寨主谈起了生意,拍胸脯表示愿意合作,包销怀荒镇的那些战利品,帮他们运往中原销售,换回各山寨当家们需要的钱粮军械等等。

    在这种形势一片大好的情况下,桃山下的盟军们甚至已经认为怀荒镇已经是手到擒来,他们已经是胜利者的感觉了。

    山下简直就成了一片夏令联欢般的营地,到处都是人马,各家只管按先来后到占据着一块位置,也没有整体的规模安排,各家人马也都没有什么规矩约束,整日里欢声笑语,喝酒赌博,甚至还有几个山寨居然还带来了营妓,趁机做起了生意。

    整个桃山下就如同是一个热闹的大市集,没有人认为,猛虎盟敢主动来攻。大家都认为,猛虎盟现在肯定惊惧万分,正整天提心吊担的在赶修城墙,全力备战呢。因此当各山寨首领们整天喝酒欢迎新来的首领们,然后开会议事商讨如何把各家人马分编为正军、奇兵,甚至已经开始在商量着战后如何瓜分战利品,各家能拿多少份额等等。

    各家的人马则四处串营,结交朋友,喝酒,嫖娼,甚至是赌博、打猎,打架斗殴......

    张金称前几天带着十几骑手下。也大摇大摆的加入到了这个夏令大联欢营地之中。对于他们的到来,桃山上只是有两个人过来询问了下他们是哪路道上兄弟,字号人马什么的。张金称把他们之前在营地外面拦截俘虏的那队马贼的身份借来一用报上。对方根本没有半点怀荒,登记了一下后就调头走了。走之前,他看了看张金称给他的那块足有好几两重的金子,笑的很开心。因此好心的给他们指了一块空地,做为他们的临时营地,甚至还给他仔细的介绍了下营地各家人马的数量以及营地驻扎位置等珍贵情报。

    之后张金称就在桃山下,在老刀把子的眼皮底下搭了帐篷。驻扎下来。他出手豪爽,经常请客喝酒,因此在营地很快就混出了个好人缘。而他的十几个手下。也每天拿着大把的金银出去,各自很快就结交了一大批的朋友。一起喝酒、嫖娼、赌博、打架,短短时间,张金称一行就已经探听到了无数珍贵的情报。老刀把子会盟的人马。数量。各家的实力,盟中说的上话的是哪些首领,如今负责统兵的又是哪个等等,他们一清二楚。这些消息,又源源不断的迅速送到了营外,交给了营外的窦建德,然后再快马加鞭送到了凌云的手上。

    凌云已经率五千人马离开野狐城向桃山进军,可这样宝贵的消息。桃山上却丝毫不知。并不是张成老刀把子没有派出细作,只是他们的细作早就被窦建德的斥候营给抓的干干净净。窦建德每天冒充桃山斥候发假消息回桃山。张成等根本不知道。他完全想不到,手下的斥候死的死,降的降,已经有了变节降了猛虎盟,身在曹营心在汉,每天在替易凌云办事。

    在已经投降的桃山细作发回的消息里,猛虎盟如今正慌忙备战,将手上兵马分守在各新城中,同时在加紧抢修城墙,丝毫没有出城做战的意图。

    因此桃山上下越发的放心了,越发的安心商议着如何出兵,如何分战利品了。

    其实张成做为此次盟军的兵马统领,他倒是希望能早点出兵。可是真要出兵也不是那么容易的,这么多路人马,出兵前肯定得先初步整编一下,同时最麻烦的还是这支人马的粮草供应等问题。当然,按张成的计划,是老刀把子统领一支大军,万人上下,做足声势,正面吸引怀荒兵马的注意力,引他们过来。然后,再由几位有威望的寨主各率一支兵马,四处佯攻,把水搅浑,最后,等猛虎盟四处混乱的时候,再由他张成率领一支由各寨精锐组成的精兵,看准空子,一举杀入怀荒...

    不过计划制定很简单,可真到实行的时候,却是麻烦的很。对于哪家归由盟主老刀把子统领承担正面进攻的任务,哪几家寨主率领兵马佯攻,率领哪几家人马。而他又要从哪家选兵,选多少,以及各家承担不同的任务,到时又要如何瓜分战利品等等,全都要一一争论。这些山寨的首领们,争起这些来一个个毫不示弱,拍桌子瞪眼,甚至直接在大厅上大打出手,简直就是热闹非凡,这也使得事情进展极慢。

    此时凌云的队伍经过一条二十来步宽的小河,这条河水并不宽,最深入不过膝盖深,先前进去的骑兵就是直接淌水而过。不过凌云却挥手示意,召来传令兵,让他传令下去,要求暂停前进,在这河上扎起五座木桥来。行军之中,逢水开路,遇水扎桥,对于凌云来说,兵马也需要适应这些,现在有机会,当然要练一练。

    军令传下,各部立即开始按照凌云早前颁下的怀荒军操典,训练有素,井井有条的动作起来。骑兵队迅速的散开担负警戒任务,弓手们也开始在河边布起弓箭阵地,然后有的步兵在骑兵的保护下前去砍树,有的则负责制作桥板,还有的负责在河中打桩,不久之后,五座崭新的木桥已经铺在了小河之上。

    兵马次第撤回,然后重整列队,由五座桥上通过。

    部队刚过了河,凌云抬头看了看天色,此时午后才没多久,太阳还在空中悬挂。凌云却已经道:“传令下去,就在前方黑坝沟宿营。”

    高甲道:“眼下还是午后,天色还早,就算傍晚扎营,也还能行军好长时间。若是今天多行进一会,那么我们明天天黑前就能到达桃山。”

    魏征却不同意,“今天可以多行军一会,然后先走半天,然后休息整军,待到天黑之后再继续行军乘天黑突袭他们。”

    凌云却摇了摇头,“桃山地形险要,山下又是各路人马云集,各家营地铺开十几里,我们很难悄无声息的摸到桃山上去。如果不能擒贼擒王,那么只会打草惊蛇。我的意思还是按原计划行军,稳步行军,到时在桃山下与他们堂堂正正一战,一战击败老刀把子,擒贼擒王。”

    众人皆拱手答应。

    “传令黑坝沟扎营,建立营垒!”

    命令传下去,前面的马队已经到达黑坝沟,开始停止前进,就地下马休息。很快后面的步军也到来,紧接着后军和辎重队也到了。辎重营一到,立即开始把辎重车往选好的营址上围成一个车阵,然后有人开始划定营地的各个位置,分立营区,划定栅栏、营门等位置。一切划定之后,然后开始安营扎寨,去砍树的砍树,挖濠沟的挖濠沟。还有人开始在划好的位置上搭帐篷,又有士兵去挖茅坑,有人去挖土垒灶。一切井井有条,都按照操典上指导操作。

    砍回来的木头很快运回来,开始制作木栅、营门、拒马、鹿角,还有人在营中搭起箭楼,望台。又有人从车中取下一串串的铁蒺藜,沿着开挖的濠沟外面布下,这些四角钉六个一串,布置起来也很方便,往地上一放,总有一个铁钉朝上,对付骑兵袭营的利器。此外还有些步兵则拿着小铲在营外营坑,这些小坑不大不小,刚好能陷进一截马腿,也是对付骑兵袭营的妙着。铁蒺藜、木拒马、陷马坑,鹿脚,这些可谓是营地布置反骑兵的必杀技。

    凌云存了要练兵的心思,因此明知不会有人袭营,可也依然没有半点马虎省事,铁蒺藜、拒马、陷马坑、鹿脚一样不少外,还让人挖了濠沟,木栅木墙,箭楼了望台等,甚至营内还由辎重车和拒马组成了第二道防线,建立了一个内营。

    凌云也没有把所有的五千人马都安在营内,他把单雄信和秦琼二人的两个团一左一右分别在大营百步外另立一小营,以做警戒。

    等一座坚固的营垒和两座小营已经完成时,太阳还刚刚偏西,天将近黄昏而已。

    这时营中炊烟阵阵,饭菜香味已经飘荡在空中,魏征笑着过来叫凌云吃饭。

    “这么坚固的营地,今天晚上可以算个舒服觉了。”说着魏征又晃了晃手上的那根筒子骨,“今天晚饭白米饭配大酱汤,另外营里还刚杀了五十头猪,嗯,这筒骨煮的不错。”对着骨头一阵猛吸,煮烂的骨骼立即滑入喉咙,魏征一阵咂舌,他都有些快分不清这是在行军打仗,还是在野营郊游了。

    凌云摇了摇头,往自己的大帐走去。

    这也是这次的对手太弱,另外,虽然说是出战,可眼下离野狐城还不过三十里,说起来,其实还算是内线作战。因此部队轻松,而且补给也充足,这次虽没带辅兵运粮,可凌云安排了一千五百人运辎重,他们除了运送不多的辎重外,这次就还携带了二十头牛,一百头活猪,五百只羊用以改善行军途中的伙食。第一天扎营,就杀了五十头猪,平均一百人一头猪,这样的条件,确实会让人觉得感叹!

    (求推荐票,求月票!)(未完待续。。)</p>请记住小说重返大隋 最新章节 第148章 行军网址:https://xamurais.com/1/1791/12413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