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先收一点利息

作品:《重返大隋

    他就是那个尉迟恭,凌云其实应当在听到司马德戡让一个小工匠夺了槊并刺伤了的时候就认出他来的。

    历史上,尉迟恭堪称为使槊第一高手,真正的无人可及。在演义里,尉迟恭日抢三关,夜夺八寨,夺槊八条,有名的上将。他和另一马槊高手齐王李元吉比武,空手三夺槊。尉迟恭历史上还曾经与另一使槊高手单雄信较量过,就是有名的单鞭夺槊。说李世民攻洛阳王世充的时候,有一天只带了几名随从就到洛阳附近窥探敌情,结果被王世充手下大将单雄信发现。当时李世民吓的落荒而逃,徐世绩正好赶来,死命扯住单雄信战袍,求他看在昔日结义的情份上,不要伤害李世民。单雄信见他挡道,火冒三丈,大声喝斥道,他父杀我亲兄,今日狭路相逢,岂能饶他。你若再拦我,与你断义绝交,说罢拔出短剑割袍断义,纵马去追秦王。徐世绩见势不妙,跑去搬救兵。这时尉迟恭正好在附近河中洗澡,听见喊杀声,匆忙间只提了一条钢鞭光着身子骣骑战马飞奔来救,单雄信举槊迎战,尉迟恭将身子一侧,随即一鞭打去,就势夺过了他手中的枣木槊。单雄信口吐鲜血,伏鞍而逃,李世民因此得救。

    凌云以往看书时看到这一段,总觉得热血沸腾,叹一声黑炭好猛。后来网上有人说当年单雄信在洛阳追的是李元吉,徐世绩率兵阻止单雄信救下李元吉。可不管怎么样,尉迟恭都是凌云最喜欢的隋唐英雄之一,能和秦叔宝并列。甚至在后来,秦琼和尉迟恭还成为了中国的门神。

    历史记载中,尉迟恭是河东朔州人,少年打铁,后来从军,到高阳参与平叛,以勇猛闻名,积功至朝散大夫。及至后来隋朝崩溃,马邑鹰扬校尉刘武周起兵反隋,尉迟恭便投了刘武周,期间屡立功勋。曾大败李唐镇守太原的李元吉等唐将,后来曾被秦叔宝伏击兵败,被演义成了单鞭换双锏的精彩故事。最终刘武周兵败,尉迟恭也受李世民招揽投投,从此成为李世民麾下最勇猛的将领之一。特别是在玄武门之变中,表现出众,救下差点被李元吉用弓勒死的李世民,并亲手射杀李元吉,随后又提着元吉和建成的首级到玄武门示众,瓦解了猛攻玄武门的东宫和齐王府人马,并随后亲自赶到李渊身边,控制了李渊。为玄武门兵变的成功,立下汗马功劳。

    这样一位绝世猛将,凌云没有想到居然在这里见到。

    凌云提剑上前,尉迟恭以为凌云要杀他,瞪着大眼,一眨未眨,眉头也没有皱一下。

    “你不怕死么?”凌云问。

    “脑袋掉了不过是个碗大的疤,十三年后就又是一条好汉。”尉迟恭大声道。

    凌云看他这慷慨模样不觉想笑,“你多大了?”

    “十八!”

    “嗯,不像。”凌云摇头。

    “十五!”尉迟恭声音小了点。

    “还不对!”

    “十四。”

    “你其实才十三。”

    尉迟恭有些惊讶的望着凌云,“你怎么知道我十三!”

    一旁的众人一齐大笑,高明月笑的都快喘不过气来,“黑小子,你自己刚才就说了十三年后又是一条好汉,不明摆着说你十三了嘛,真是傻。”一般人都说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偏偏他说十三年后是条好汉,这早已经透露他真实年龄了。

    大家都觉得这黑小子有些傻的可爱,却又惊讶于他的勇猛。

    司马德戡的武艺可不低,就算他刚刚是大意之下,且还不太习惯用马槊,可被他空手夺了槊,还刺伤了是不争的事实。

    “要杀就杀,给个痛快就成。”尉迟恭有些恼羞成怒。

    凌云提剑,挥起。

    剑落下,却没有落在尉迟的脑袋上,而是将他身上的绳子削断。

    尉迟恭有些惊讶的望着凌云,不解。

    “某很欣赏你小子的这股子劲,我叫易风字凌云,你若是愿意,我想收你为义子。”

    “你不杀我?”尉迟问。

    “我干嘛要杀你。”

    “我刚才伤了那个小白脸...”

    “你为何要伤他啊?”

    尉迟回道:“刚才我以为是贼人来抢劫,因此才打他,没想到你们是朝廷的人。”

    “这不就对了,你并非故意伤人,只是无心之失罢了。你跟司马赔个礼,此事就这样算了。”凌云笑道。他本来倒想跟尉迟结义,不过看他年纪太小了点,又只是个小铁匠,只怕其它人并没这样的想法,特别是司马还被他伤了,此时正气着。便干脆提出收他做个义子。

    尉迟恭看了看众人,最后又看了看凌云,“要我做你义子也行,你得答应我两个条件!”

    “好,你尽管提。”

    “第一,你得胜过我,若打不过我,一切休提。第二,若我认你做义父,我不想再打铁了,我要一把自己的马槊一匹好马。”尉迟认真的提出自己的条件。

    “当然可以!”凌云满口答应了下来。尉迟恭虽然是历史上的绝世猛将,可他现在才十三岁而已,没有经过战阵的磨砺,身体也还没长成,肯定距离颠峰时期还有太大的距离。他现在可是能胜过单雄信和秦琼他们的,一个小尉迟他岂会打不过。

    “给尉迟一把马槊,再给他牵匹好马来。”凌云冲木兰道。

    尉迟恭拿着马槊在手,有些爱不释手的摩挲着。他生在河东代北边疆,那里民风彪悍,最是好武。他自小随父亲学习打铁,打的正是各式兵器。其中也打马槊,对马槊并不陌生,因此也有机会练马槊,别看他只是个十三岁的小铁匠,可出身代北边地,又常年打铁,一身力气极大,又熟习骑术,会一些简单的槊法,一般人还真不是他对手。要不然,刚刚司马德戡也不会吃了这么大一个亏了。

    凌云和尉迟恭在马上交手了十来个回合,已经初步判断出了尉迟的武艺了。骑术很好,力气更猛,单论力气,他已经不输于单雄信这样以力气著称的猛人了。不过论起槊法,却是没什么章法,明显没得过真正的马槊教习,只是野路子而已。

    若是对上一般人,尉迟能凭他的力气,占得不少便宜。可对上凌云这十二岁时就能打虎的猛人,他却还差的远了。凌云并不跟他拼力气,反而只是利用槊法的精妙打的尉迟左支右挡,疲惫不堪,狼狈不已。等打到一百来回合后,尉迟恭终于气喘吁吁的心服口服了。

    丢了槊,跳下马,尉迟恭走到凌云马前,双膝下跪,认赌服输,向凌云磕头认了义父。

    凌云一阵哈哈大笑,从马上跳下来,双手扶起尉迟,“这次出来,最大的收获不是得了三百套军械,也不是得了一千匠人,更不是报了仇收了利息,而是得了尉迟一虎子。”

    众人也纷纷向凌云道贺,恭喜他收了个勇猛的义子。

    “尉迟,我给你取了个表字,就叫敬德。自今日起,你就是我凌云的第五个义子了。”

    “义父,我上面还有义兄吗?”

    “当然,你上面还有四个义兄,他们的年纪虽然比你小,不过你后进门,以后只能排老五了。你其它四位义兄是程咬金、苏烈、罗士信和徐世绩,另外还有两个义妹,叫红线和爱莲。你进门虽晚,可年纪最大,以后可得多照顾他们。”

    “是,义父。”

    凌云点头,“你骑术很不错,力气也很大,天生使槊的好料子,可惜以前没得过真传,只会点野路子,发挥不出马槊的威力来。以后,你就跟在我身边,我会好好教你马槊,你用心学,定能成为用槊高手。”

    司马德戡虽然对刚让他出了个大丑的黑炭头心里很不满,可见凌云把这炭头给收做了义子,也只能把这不满藏于心中。凌云胜过他,且还是晋王的私生子,他这次来是要听从凌云吩咐的。事已至此,他再有不满也不能表达出来。

    “去给你司马伯父道个歉,他和我是结义兄弟。”凌云拍了拍尉迟恭肩膀。

    尉迟倒是很认真的上前来,在司马德戡面前跪下,磕了三个头,算是郑重道歉了。

    天亮之后,凌云他们已经指挥着匠人们把这个军械坊中的所有成品半成品还有工具,都一股脑后打了包,好在凌云他们带了一百匹马来,而作坊里也有不少的马匹和马车,这些本来是要用来运送成品出去和运送材料进来的工具,现在却全成了凌云他们洗劫工坊的运输工具。

    洗劫一空后,凌云他们向庄园点了几把火,明面上的庄园和隐秘下的作坊,还有那些尸体,全都付之一炬。

    千余人的队伍带着大车小车的战利品,缓缓撤离山谷。

    凌云骑在马上,回头望了一眼火光之中的庄园,目光冷冽。

    这只是第一步,只是他向杨勇收取的一点点利息,他还会收取更多的利息,直到有一天,连本带利的收回一切。

    ps:求推荐票票,求赞!

    ;</p>请记住小说重返大隋 最新章节 第77章 先收一点利息网址:https://xamurais.com/1/1791/12411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