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重口味的木兰

作品:《重返大隋

    清明已过,雨谷未至,这段三月的时节,江南正是烟雨朦胧的季节。刚刚还是一轮红日东方喷薄欲出,转眼间却又是铅云低沉,细雨斜风,一下子又陷入昏暗之中。不过这雨却并没有破坏高家庄众人的心情,既然只是虚惊一场,那么也就没有必要再搞的这么兴师动众,剑拔弩张。乘着这细雨来临而推迟的天明,高浅雪带着众人又重新分开,各自悄然返回原来所在农庄、村寨。

    凌云回到高家庄的时候,庄子里不少仆佣们还刚刚起来,看到突然从外面走回来的大队高家庄人马,有时一脸茫然,不知所措。昨晚转移的时候,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转移离开庄子。带走的基本上都是知道高家真正身份的那些人,以及大约知道一点的从北方南下来的护卫婢女等。那些原本就一直在庄上做事的本地仆役婆子们,其实并不知道高浅雪的身份,因此昨夜转移时根本没有人通知他们。他们甚至不知道昨晚上高浅雪他们离开过,因此当看到一大早众人从外面回来,满脸惊讶。

    凌云冲着她们微微笑了笑,并没有解释,一些自认聪明的下人也只以为是姑爷和小姐一大早带人出去跑马了。一回到庄上,高浅雪马上和明月还有高伯他们去商议事情了,原本高浅雪叫凌云一起去。不过凌云借口有些累了回了东院,其实这只是他还对新的反贼身份有些抵触。被逼走投无路的时候,不得不反是一回事,可当事情又出现了转机的时候,哪个又愿意选那条最难走的路呢。高浅雪对凌云的这个反应倒似没有什么失望,也许是昨夜凌云的反应有些超出她的预料,或许只是昨夜凌云对她说的那些情话,使的她对凌云放下心来。

    回到东院,叫来青莲和木兰两个小丫头服侍着洗了个热水澡,然后就换了身干净的衣服坐在廊下看着雨打芭蕉,风吹桃花。

    凌云现在有些后悔,昨晚上表现的太好了些,以致于高浅雪对他的态度中充满了期待。这份期待,他隐隐能察觉到一点。也许高浅雪原本与他成亲,只是一个女强人想要有份完整女人的生活。一个那样骨子里强势的女人,并不想要找一个什么很优秀的男人,而且因为亡国公主的隐秘身份,以及那白发银眉的不祥之貌,使得他以往并没有找到合适的对象。高浅雪与凌云成亲,也没期望过凌云会是个多么出色的男人,但也并不意味着她并不期待有一个优秀的男人。只是先前凌云毕竟失忆,也就没有再过多期望。

    不过昨夜凌云在关键的时候,没有退缩,反而说出那样的一番话来,这无疑是让高浅雪感动的。患难时刻见真情,知道了高家庄的身份,知道了危险,还肯不离不弃,甚至没有半点恐惧畏难,这种临危不惧的风范,极有大丈夫的气质。高浅雪能够经营着这么庞大的一支隐秘势力,绝非仅靠她的亡国公主身份,也绝非仅靠高伯等老臣的支持。能够撑起这样一个隐密的庞大势力,自然也是一个精明的人物,她大抵是看出凌云确实是个值得依靠的男人,才对凌云回庄后的态度并不在意。这个男人需要些时间适应,很正常。

    凌云确实并不畏敬皇权,对于造反什么的,也没什么太多恐惧。可不代表他真的愿意抛弃现在这样安静的生活,却冒险。如果可以,他自然是希望这辈子就这样平平淡淡的过下去。当然,他也清楚,这样的生活很难维持了。他既然已经知道了高浅雪的身份了,以这古代的情况,他又怎么可能置身于事外呢。

    上辈子他也不是什么大人物,不过是平凡的普通人。来到这里,哪怕知晓一些历史走势,可也不可能就要指点高家庄众人天下大势。

    杨柳依依,淫雨霏霏。

    凌云有些自欺欺人的躲在东院的廓下,想求得心中片刻的安静。只是他想安静,并不一定就能得到安静。

    高浅雪愿意给他一些时间适应新身份的变化,没有来打扰他。凌云坐着廊下指挥着木兰和小莲搬出了一个小炉子,看她们煮茶。凌云以前很喜欢喝茶,比起咖啡,他更喜欢茶叶。不过来到这里后,他却适应不了这个时代人的喝茶方法。隋人喝茶,跟他们做饭一个样,就是一个煮字。

    对于喝惯了泡茶的凌云来说,隋人的煮茶还真喝不惯。今天闲来无事,他仔细的观看了青莲的煮茶过程。据木兰小丫头介绍,腼腆的青莲是庄里有名的煮茶高手,她煮出来的茶味道最好。青莲煮茶,其实和其它隋人一样,用的茶都是已经初步加工过的茶饼而非散茶。这种茶饼的制作工艺并不简单,要经历采茶、摊放、蒸叶、捣碎、压模成型、穿孔、脱模、初次烘干和再次烘干等多道工艺流程,有多达九种不同规模的方、圆两型茶饼。

    说到底,这种茶饼已经不再保持茶叶形状了,因此也根本不可能用现代的手法泡茶。

    这种茶饼其实就和饼干一样,是茶粉的粘合状。不像茶叶,更像是凝结状的咖啡。

    煮茶的时候,得先烤茶。把茶饼放在火上烘烤,而烤茶最考验手法技术,讲究远近,茶色的时间长度,以保证茶饼香味高正。茶煮的好不好,烤茶至关重要。青莲烤茶的本事就很好,她很有烤茶天赋,能够完美的掌握火候和时间,烤出的茶饼香味浓正。当然,烤完茶饼,也只不过是第一道工序而已。

    一碗上好的煮茶,还得需要上好的山泉水,以及不好的瓷器茶杯,当然,还得有一个很好的火炉。

    茶饼烤好后,就是另一道关键工序,碾茶。

    将烤好的茶饼冷却后,将其敲成小块,再倒入碾钵碾硫,用箩筛选出粗细适中的茶颗粒,这样煮出的茶汤清明,茶味纯正,不会有苦涩味。

    青莲的烤茶、碾茶的时候,动作飘逸洒脱,如同舞蹈一样,仿如艺术。后世的茶泡起来总是很方便,虽然有些表演性质的茶艺,但也不会太复杂。他从没想过,他并不适应的隋代茶汤,居然会有这么复杂的工艺。

    “最重要的是煮茶时掌握好火候,协调好茶、水、盐的用量比例。”青莲一边碾茶一边对凌云微笑着说道,看到凌云似乎沉浸于她的茶艺之中,她既高兴又有些羞涩,自昨天为姑爷洗浴时发生了那事后,她总是不敢正视凌云,看到小姐时更是心虚不已,总觉得自己好像背着小姐做了一件对不起她的事情。

    凌云看到青莲把水煮到大约八十多度的样子,第一次沸开的时候,就按照一定的比例往里面加入了一些盐。过了一会,水汽再增加,缘边如涌珠连泉,二沸开始时,她拿起勺子舀起一勺沸水待用,并有节奏的向同一方向搅水,等中心出现旋涡时,开始按量放入筛好的茶叶颗粒。再等到茶水腾波鼓浪,三沸之时,往里面添入二沸时舀出来的一瓢水止沸,随即端下煮茶锅,把茶汤分成三碗。青莲笑着对凌云道:“茶煮好了,此时边品茶,边尝点心,有滋有味,茶乐融融。”

    青莲很满足自己的手艺,也很喜欢煮茶,更喜欢自己煮的茶被客人称赞。

    只可惜,凌云端起那精美的瓷器茶杯,只喝了一口,就有些喝不下去。加了盐的茶,还能叫茶么?不过看着一直满含期待目光注视着自己的青莲,他却只好脸上装着微笑的样子,努力的把那口很咸的茶汤喝了下去。不过等他一转头,却发现木兰那个丫头并没有急着喝,凌云还以为找到了一个同伴,谁想到,木兰不急着喝并不是因为她不喜欢,而是她的口味更重。

    只见她拿出一个小盒子,里面分成了好多个小格,盛放着葱、姜、桔子皮、薄荷等调料,然后凌云就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木兰把这些辛辣的调味料放进了她面前的茶杯之中。

    我擦,你当是喝咖啡加糖吗?喝杯茶你加盐也就罢了,居然还加葱、姜、桔皮、薄荷,你这是在喝茶,你确定是在喝茶?仿佛是回应凌云的疑惑,木兰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然后居然还闭上眼睛,发出了享受不已的一声轻吟。

    他差点石化了,这么重口味的茶真的能喝?他好奇的端过木兰的那杯茶,也抿了一口。然后,他就后悔了。各种味道在口腔中回转,这简直就是一碗辣汤啊。

    除了能感叹隋人口味真重以外,他是真找不出其它的感叹词了。一想到以后也许只能这么重口味了,凌云不禁有种淡淡的忧伤。

    “青莲,我有一种新的煮茶方法,名为泡茶,想不想学?”为了自己以后的品味着想,凌云开始**青莲小萝莉。

    凌云不喜欢喝小萝莉煮的茶,可喜欢看她煮茶。

    青莲已经感受到自己煮的茶姑爷并不喜欢,这让她没由来的心中一阵失落。一直以来,她煮茶的手艺都是庄中最好,小姐和高伯他们无不都是称赞不已,她也一直以此自负,却没有想到,自己自负的本领,却不得姑爷喜欢。

    煮茶和泡茶其实是两种完全不同的艺术,但二者最大的区别不是煮和泡的区别,而是茶叶前期的加工区别。煮茶前期工艺是剪,采茶后摊放、蒸叶、捣碎、压模这些制作工艺最终制成茶饼。而泡茶的茶叶是散茶,最关键的是采茶之后的炒茶。

    新茶采摘之后也一样的要日光摊晒,这也称为萎凋,减少含水量,使叶质柔软,可塑性大,便于造形。然后就是最关键的炒青,接下来是揉捻,干燥、紧压、精制等工艺。

    其中最关键,也是和煮茶前期工艺最大的区别就是炒青。炒青其实也泛指整个炒茶工艺过程中利用微火在锅中使茶叶萎淍,通过人工揉捻使茶叶水分快速蒸发,阻断茶叶发酵的过程,使茶汁的精华完全保留下来,这是制茶工艺的一个飞跃。掌握不了炒青工艺,也就不可能炒出合格的散茶,更不可能泡茶。

    而凌云就会炒茶,他以前有个姑妈家就有一个小茶场,用的都是人工炒茶工艺。他小时常去姑妈家,对于姑妈家的茶场熟悉的不能再熟悉,而那并不算太过机密的炒茶技术他也完全掌握。

    凌云觉得,泡茶比起煮茶来说好了十万八千倍,他相信若是能够弄用炒茶工艺作出来的茶叶,一定能取代这种原始的煮茶,反正出在也是闲着,他决定先试一试。</p>请记住小说重返大隋 最新章节 第25章 重口味的木兰网址:https://xamurais.com/1/1791/12410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