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记忆恢复

作品:《重返大隋

    (感谢小飞龙ぜ剑1888打赏,谢谢从老书到现在一直以来的支持,谢谢!)

    高家庄的婚礼已经暂停,布置的喜庆的礼堂此时还保持着刚刚紧急手术时的状态。紧急的手术终于完成,凌云有些疲惫的坐在那临时拼凑的手术台脚下席子上,浅雪和明月两人也差不多,脸色有些疲倦,但经历一场如此重大的手术,开膛破腹,鲜血四溅,肠子内脏全露出来,如此可怕的场景,却并没有让两个大小姐有半点惊吓,这似乎有些不合常理。她们太过镇静,要知道,就是凌云刚刚都有好几次有种恶心想吐的感觉,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直面那破开的膛腹和肠子的。

    最疲惫的当属钱叔,这种手术凌云只是一个策划者,真正的施行者还是钱叔。他那精准熟练的止血缝合手术,让人叹为观止。虽然有凌云想出来的奇特的自体输血方案,可当时高丁还是受伤严重,失血极多,若不是钱叔在最短的时间内止血缝合,手术根本不可能完成。

    手术已经结束,可高丁还在昏迷之中没有醒来。罂粟汤的麻醉效果还在,不过他呼吸还算平坦,虽然脸色苍白了些。凌云粗略的检查了一下,他的心跳脉博和体温都还算正常,现在开始,只要一会麻醉效果过后能醒过来,并且不出现大的术后反应,高丁就应当算是救回来了。虽然现在凌云还无法判断他能否醒来,但他觉得手术应当是成功了。

    “好了,高丁算是鬼门关走了一趟了,这小子赶回来参加小姐和姑爷的婚礼是对的,姑爷不但是小姐的福气,也是高丁的贵人。”钱叔喘着气,轻笑着说道。在他诊断,经过这个闻所未闻的手术后,高丁的情况已经稳定下来,有八成以上的希望能活下来。

    钱叔的声音虽然不大,可却让满屋子担心的人一下子开心起来,要不是怕吵到还昏迷着的高丁,凌云估计他们会跳起来大声欢呼。大家小声的笑着,交谈着,庆祝着。看的出来,高家庄人的感情不错,哪怕高丁只是个护卫队长,可大家却依然为他高兴万分,这份感情很真诚。还有很多声音在赞扬钱叔另人惊叹的医术,称他华陀再世,扁雀再生,简直是生死人肉白骨,妙手回春。当然,这其间凌云也收到了许许多多直向他投来的注目礼。大家不会忘记,不久前,钱叔可是都对高丁的伤束手无策,就是已经无力回天了。关键的时候,还是他们的新姑爷站了出来,想出了一个奇妙的医治方法。虽然不少人还不清楚,这场手术中,自体输血的作用究竟有多大,有没有比缝合止血更重要,但这不妨碍他们称赞新姑爷的大气。该出手时就出手,含不含糊。有担当,真汉子。

    “姑爷真是好样的!”

    “小姐找了个好丈夫!”

    “大郎了不起!”

    “原来大郎以前也是一个高人,名医!”

    ......

    各种各样的声音小声传递着,不过却并没有刻意的隐藏着。这是赞扬,也是认同。可以说,这一刻起,凌云真正感受到,自己也成为了高家庄的一份子。心里第一次对高家庄也有了一种认同感,这种感觉让他心里愉快许多,让他不再感觉自己只是无根的浮萍,只能随风飘泊。

    不过在这些惊叹赞扬的目光中,凌云也感受到了几股其它的目光。他们来自浅雪姐妹、钱叔高伯等几个老人。这目光中,有种疑惑。凌云一下子明白过来,自己刚刚的表现确实太过突出了。首先不说那种自体输血的新颖急救手术知识,他这样一个年青人从哪里学来的,毕竟连做过御医的钱叔都没听说过这样的手术方案。更大的问题是,凌云可是一个失忆者,按理说就算凌云以前是一个名医弟子,学过这种医术,可他也应当不记得才是。

    “易郎,你恢复记忆了?”

    高浅雪终于问起,对于易风,她实在有很多不解之处。那天池边听他吟诵的那首曲词,充满了一个亡国之人的悲伤心情和对故国的怀念。事后,她翻阅了许多书,都没找到这首曲词,甚至让许多人去打听,可也从来没有发现这首曲子是何人所做。这让她当时很疑惑,这首曲词情真意切,相当好,如果早有之,不可能被埋没,无人知晓。可若说这词是凌云做的,又有一个问题。若是他以前做的,他怎么还记得?若是他现在做的,那他失忆后,怎么还能做出这样好的词来?

    这些天她一面派人加紧打探易风的底细,想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一边又派人小心观察着他。外出打探的人一直没有查出易风的身份,但观察的人却有不少发现,如易风会骑马,而且还骑的不错,甚至穿衣用膳等各种生活中的技能习惯,并没有遗忘。这种种情况,甚至让高明月怀疑,这个易风会不会是朝廷派来的鹰犬,接近她们,装失忆,来挖他们底的。不过这种怀疑太站不住脚,因为浅雪清楚自己那天是突然跳河,而且高浅雪要嫁给易风,也只是突然的决定。

    可现在,易风突然展现出了他神奇的医术之后,浅雪也不得开口相问了。

    凌云微微笑了下,对于这个问题,在他说出那个急救方案之后,他就想到了会有这样的结果。刚刚他也一直在想要如何回答,对于过去的身份,凌云确实没有记忆,但又不是完全没有记忆。这些天来,他感觉到,有些记忆,如生活上的习惯,骑马、穿衣、吃饭、甚至是看书写字,这些他都自然而然的还能记得。比如一拿衣服,他自然就知道要如何穿,跟看书一样,那些书一翻看,看到字自然而然的就认识了。

    而有些记忆,例如本来的身份等记忆,却又全然不知,不管怎么想,都记不起一丝半点。

    这样的情况,在凌云仔细想来,觉得只能说自己应当不算完全失忆,而是一些重要的事情遗忘了,可那些日常习惯的事情,则还保留着惯性记忆。

    这种情况很奇特,可他不能这样对浅雪说,毕竟除了这个隋朝的身体,他身体内还有一个后世的灵魂,有着那个灵魂全部的记忆。若是说不好,就会让人起疑。因此,他想来想去,想了一个回答的说辞。

    “嗯,这几天我发现,我也不是什么都不记得了,有些事情面对的时候就会突然想起,好像是习惯一样记得。好比怎么穿衣,怎么说话,怎么读书,怎么写字,怎么骑马,没有做的时候不记得,可要做的时候,脑子里却突然就知道该如何做了。刚才看到高丁受伤,大家束手无策的样子,我脑子里也突然就冒出了急救的方法。”

    “是这样的吗?”高浅雪不置可否,眉头依然微皱着,然后目光转向钱叔,像这个医术权威寻求参考信息。

    钱叔其实现在对于凌云也是充满着疑惑,但更多的不是对凌云身份的怀疑,而是对于他的医术,比如救起溺水的高浅雪用的急救手段,还有现在救起高丁用的方法,都是些闻所未闻,但却急见效果的方法,这让钱叔极为震惊,急想知道,凌云的医术到底从哪而来,而他还有多少这样神奇的医术。

    “失魂症其实只是一种比较宽泛的说法,失去记忆的症状也有好多种,有不同的类型和不同的症状。有些人,完全失去记忆,不但不知道自己是谁,甚至连穿衣吃饭之类的都不记得了。有些人只是失去某件事情的记忆,有些人只是对某段时间的事情失去记忆,有些只失去重要的记忆,还有严重的,甚至最后脑子混乱,连吃饭穿衣说话都忘记了。姑爷刚所说的症状,看起来应当算是完全失忆的一种,但又对一些惯性的记忆保留着。这就是说,姑爷忘了自己是谁,自己家在哪,自己的父母家人朋友是谁,经历过什么事情等等都不记得了,可生活的惯性记忆又还记得,会说话穿衣识字写字等等。”

    高浅雪对这个专业的回答很满意,不过还是提出了自己的疑问,“可易郎刚刚还记得救高丁的方法。”

    钱叔捋了捋花白的山羊胡子,笑道:“那就要恭喜小姐和姑爷了,这种情况来看,多数是好事。姑爷的失忆,极有可能是遇袭时头部受伤所致,因此这种失忆很有可能只是暂时失忆。现在姑爷能想起救治高丁的医术,这极有可能说明姑爷正在恢复记忆。也许用不了多久,姑爷就能一点点恢复自己的记忆,最后完全恢复了。”

    就是这个回答,凌云装出一副高兴的模样,不过他也确实高兴。有了钱叔的诊断,以后他就算是突然冒出一些什么不合时宜的话语,做出什么出格点的事情,也可以说是和记忆有关。甚至自己后世的记忆,也能算成是刚恢复的原有记忆了。

    高浅雪轻松了一口气,这个答案解决了她的许多困扰。虽然其实她心底很喜欢眼前这个失去记忆之后的男人,没有太多牵绊。可若是他能恢复记忆,她依然会为他高兴。

    高丁刚做完手术,暂时还不能随意移动,因此继续留在这里,拔了几个人照看。礼堂成了病房,这婚事自然是继续不下去了。说好了择日再完礼,高浅雪姐妹就和高伯、钱叔他们一起去了西院,说是商议事情。凌云虽然已经算是高家的男主人,可却不再议事之列,高浅雪让木兰和青莲送他回房间休息。

    看来,想真正成为高家庄的男主人,路还很漫长。</p>请记住小说重返大隋 最新章节 第16章 记忆恢复网址:https://xamurais.com/1/1791/12410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