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黑衣人

作品:《重返大隋

    “既然乌鸦都已经死了,我们回去吧。”眼看着落日最后的一抹余晖也渐隐没于西山,周围的树木逐渐阴暗,裴礼不禁出声道。

    “死人就把你吓着了么?”大都督司马德戡脸上带着轻笑的意味冷哼道。

    裴礼并没有被这句嘲讽激怒,年过四十的他,虽然挂着晋王府库真都督的头衔,但实际上他却并非以武勇而列位库真之位,他是因为出身河东世家豪门裴家,且文采斐然而成为皇子晋王的亲卫侍卫。比晋王还要年长十岁的他,也曾经追随晋王多次出征,不过,真正这样站在一片惨烈狼籍的尸体之中,也是不多的。“一群死人,不值得浪费时间。”

    “哦,死人虽然不会开口说话,可也一样能告诉我们很多有用的信息。”司马德戡冷声道:“这些黑衣人究竟是谁,他们为何出现在此处,杀死他们的人又是谁?这些,我们知道么?”

    “也许只是江湖仇杀,山贼,马匪,水寇,都有可能,这样的事情每天都会发生,算不得什么稀奇。”裴礼有些随意的说道。“管这些死人是谁。”

    随行的几名王府护卫军官看到两个上官又起了争执,心里头不禁都暗自摇头,从扬州总管府出来,这两人一路上就相互看不顺眼,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就又开始针尖对麦芒了。都督杨威连忙出声道:“也许我们可以先查看一下现场,或许能发现点蛛丝马迹,也许这些黑衣人就是晋王先前接报潜入扬州的神秘黑衣人。”

    杨威搬出了晋王,司马德戡和裴礼便都瞪了一眼对方,不再争执。

    “这些乌鸦全死了。”裴礼指出,“我觉得眼下应当马上回扬州,将此事报告晋王,交由晋王处理。”

    司马德戡听到这里,眼皮一翻,扫了眼昏暗的树林,“现在最要紧的是确认这些死者的身份,如果这些人真的是先前发现潜入扬州的神秘黑衣人,那么我们更应当尽快打探出,谁杀了他们。这是扬州,这群神秘黑衣人突然死在这里,是我们的失职。裴都督,你莫非不是害怕了吧?”

    司马德戡可以看到裴礼紧抿的嘴唇,以及他那厚重的黑色披风下强自遏制的怒火。裴礼出身于河东大阀裴氏,且早在北周之时,就已经是当时雁门郡公杨广的幕府僚佐,到现在,跟随晋王身边已经二十年之久,这种资历可不是随便可以挑衅的。不过他感觉到今天裴礼并不只是对他挑衅的愤怒,在他的恼火之余,司马德戡隐约察觉到他有某种潜藏的不安,他的心底仿佛真的紧张不安,有种近于畏惧的情绪。

    司马德戡也隐约有点同感,他不是裴礼这样的晋王幕僚书佐,他是一员真正的武将。他家也算是武将世家,父亲曾是北周的都督。不过父亲早逝,少年时家中贫困。那时他幼年孤弱,只能靠给屠夫做学徒杀猪养家,后来他家附近的和尚释粲与他母亲私通后,把他接回家抚养教育,还教他读书识字。这样才让他稍长大后,得以子承父业,成为府兵。后来因表现出众,进入宫城做了侍官,及至被调到晋王府,积官至如今的大都督,统管着两百人的卫队。武家出身,以及少年时的经历,让他更加坚强,也使得他在心里面瞧不起如裴礼这种手不能提肩不能扛,只凭借着门阀出身,诗书唱和,就能成为库真都督,越发的不满。他凭自己的努力,才好不容易当上了大都督,统领二百侍卫,可裴礼,只是一个酸儒,却还加了一个库真都督之职。要知道,加库真二字的王府属官,可不单等于亲卫。库真必须名门子弟出身,而且拥有各种才艺,平时检校侍卫,并且还拥有参典文翰,参议军机等重要权力。论起来,裴礼的库真都督,比他这个大都督权势大多了。

    司马德戡今年才十八岁,就已经成为了王府侍卫大都督,已经很了不得了。说起来,这也是靠他父亲的蒙荫才能十八岁就成为大都督。不过他进入府军靠的是父亲的余荫,但能有今天的成就,却绝对与他自己的努力分不开。他十五岁就曾经戊守长城边境,第一次越墙北进,随军征战草原突厥时,他也曾经四肢松软,现在回想起来也难免觉得好笑。可在长城边境的两年,他拥有出关巡视草原百余次的经历,那片蛮荒的塞外草原,他早就无所畏惧。按理来说,这江南扬州郊外的一片小小树林,十多具死尸,更不会让他紧张。

    然而今天却有些例外,站在这个遍布尸体的小树林里,晚风习习,总让他有股汗毛竖立的惊悚。

    自接到晋王的命令起,他们这队五十人的骑队连夜出了扬州城,三天来昼夜不断追踪前进,搜寻着那股突然潜入扬州的黑衣人。几天来半点踪迹也没有发现,而今天,他们却突然看到了这群黑衣的尸体。十八个黑衣人,全都静静的躺在这片小树林里,早已经气息全无。

    能让晋王都重视的黑衣人,绝非等闲之辈,可此时却全都被人杀死在这。扬州,这是晋王的地盘,晋王坐镇扬州,统领着江淮四十四州。如今有不明势力之人闯入,本已经事情不小。可现在这伙人却又被不知不觉的杀死在这里,这件事情已经越来越复杂了。

    司马德戡感觉到了,裴礼更是早感觉到了。此刻裴礼感觉自己受到一种冰冷的目光监视着,可他小心的观察了许久,却什么也没发现。他现在就想马上调转马头,马上返回扬州城。可是,这样的话却很难说出口,尤其,是在与他一直不对付的司马德戡面前说起。

    他将目光望向杨威,杨威也是一名都督,不过没有库真二字,因此只是一名普通的王府队头,统领着五十名护卫。不过杨威同样出身于贵族世家,在枝繁叶茂的弘农杨氏的这个大隋顶级门阀中,是其中一个分枝的分枝的排行老十八。这是个英俊的十八岁青年,和司马德戡年纪一样,出生于大隋开国之年,有双黑色的眸子,举止优雅,只是身子有些晃得精瘦了点。他和裴礼的关系一直不错,但又与司马德戡也一直处的还行。此时他骑在那匹健壮的黑色河套战马上,比骑着体型较小的契丹马的裴礼高出许多。他穿着黑色的鹿皮靴,黑色的披风,黑色的明光铠。他原本和司马德戡一样是在大兴城做皇帝的侍官,新加入扬州晋王府护卫还不满半年。但以他的出身和经历,用不了多久都督的头衔上就会加上库真二字。

    他身上最耀眼的行头,自然还是那把丈八马槊,那是一把光制作工期就要三年时间,而且各种材料贵的吓人,并且还是由大兴城最著名的马槊大师宇文大师所制作的。拿在手中,比一个人都高出许多,粗大威猛,卓尔不群。“我敢打赌,这把马槊绝对价值百金!”不止一次,王府的侍卫们喝酒的时候对好把马槊羡慕万分。裴礼很清楚,由宇文大师亲自打造的顶级马槊,价值百金绝对是只低不高,事实上,这把槊最值钱的不是马槊本身,最值钱的是由宇文大师亲自出手,宇文大师出手制作的马槊,无不是精品,王公贵族大将们争相追捧。能够让宇文大师新手打造一把马槊,这充分的说明了杨威这位皇族远亲的显赫身份。不过杨威对于这把马槊并不太过珍重,经常将他借给侍卫中的朋友们,因此他虽新来不久,但在侍卫中却是极有人缘。

    “晋王叫我们追查黑衣人行踪,我们现在也查到了。”杨威接到了裴礼的眼神示意,出声说道:“现在他们死了,而且看样子也不会有人逃脱。眼下是谁杀了这些人并不是最重要的,不如我们先把这些尸体带回去覆命,具体下一步行动,听侯晋王吩咐。”

    司马德戡若有所思,眉头微皱,抬头审视着渐暗的暮色。

    “杨都督,你跟我仔细检察一遍,看有没有什么线索。也许我们能发现这些黑衣人的身份,或者是谁杀了他们。”

    司马德戡和杨威调到晋王府前,都还曾经在大兴宫做过侍官,不过许多人并不知道的是,他们在进入大兴宫做侍官前,还有过一起在长城戍边两年的经历。别看杨威如今总是一副翩翩贵公子模样,可是当年在边关时,他们其实过的是那种很艰苦的生活,茹毛饮血,餐风饮露,大半月在塞外转悠的事情常有。两个年青的都督,却都是经验丰富的军官。

    “总共十八人,男女都有,十六个男人,两个女人,全都在四十岁以下。”杨威道。

    “他们尸体都是分散的,甚至这些人手上都没有拿武器。”

    司马德戡点了点头,“这些人的武器就在身边,横刀、长剑、还有弓,可没有一个人拿起了武器,你看这个人,他手边就是一把上了弦的弩机,可他却根本没有拿起来过。”

    “这太奇怪了!”连裴礼这个时候也忍不住惊讶出声了。“他们竟然毫无还手之力?”

    “确切的说,是这些人到死都没有反应过来!”

    “会不会这里并不是他们身死之地,只是死后被抛尸这里?”裴礼心中越发的不安起来。

    杨威翻开一具尸体,看着地上的那一滩已经把土地染的赤黑的血迹,摇头,“不,这里就是他们最初的遇袭之地。”

    “也许他们是在睡觉,然后遇到突袭!”

    一阵晚风吹过,树枝沙沙的摇响,裴礼的战马局促不安的用蹄子刨土。“杨都督,你觉得是谁杀了这些人?司马德戡眉头越发的皱的厉害,他的手紧紧的按着横刀刀柄。

    “也许是马贼!”

    司马德戡问:“这段时间你听说过什么厉害的马贼出现在扬州附近吗?”

    “没有!”杨威这下听明白了司马的话。自开皇九年大隋发兵五十二万灭陈,开皇十年江南反,杨素和史万岁平江南之后,晋王坐镇扬州,统领江淮四十四州之地,安抚江南。这些年江南之地早已臣服,虽然说也还有些盗匪贼寇,可也就一些小打小闹的毛贼而已,绝没有哪路毛贼能在扬州郊外,一下子把这支突然潜入的神秘势力给一网打尽在此,而且还能无声无息的杀死他们。普通的贼寇绝没这本事,而且只从现场看,这些人被杀死后,根本没有被动过,那些军械都还就那样摆在那里。

    “贼不走空,如果是盗匪贼寇,杀人没有不取财物的,这些黑衣人的装备很好,可他们却一样没取,这太不正常了。”

    ps:求推荐票票,都是免费的票票,不花钱的。新书期间,每张推荐票票都十分重要,还有,如果大家看书时能顺便登陆一下帐号阅读,就能增加一个会员点击,木子谢谢大家的支持!又是三千字大章奉上!</p>请记住小说重返大隋 最新章节 第6章 黑衣人网址:https://xamurais.com/1/1791/1241045.html